专访:异域风尚穿瓦纱丽的女王

首页>经理人>名人访谈 发布时间:2017-05-04 09:25:00

原以为瓦纱丽是朵小花,其实不然。在广袤的原野上,她活力、跳跃、妖冶如火。致力于异域风尚服饰事业的胡静,在前行中发现美、创造美、传播美,把民族、天然、如花般璀璨的瓦纱丽服饰带给全成熟优雅的女性。这些年,岁月如梭,初衷不改,生如夏花,自然出色,异域传承之旅,胡静一直在路上。

上个世纪70年代末,印度电影《大篷车》《流浪者之歌》进入,那个时候,成都姑娘胡静还不到二十岁,不经意地与电影相遇,她看到了曼妙的印度歌舞、奇幻的场景和浪漫的爱情故事。“一定要到印度去看看”成为这个少女对未来的憧憬。多年之后,成都武侯祠附近有了一家印度风情的手工艺品店,很多人对店主胡静说:“我就是进来看看,因为它勾起了我青春的回忆,看到这里,我就想到《流浪者之歌》。”

当年少不经世的姑娘已经在中印之路上摸爬滚打成为女侠,这十多年,她由西藏辗转到尼泊尔、印度,让南亚文化在成都生根发芽,开出“天竺工坊”、“瓦纱丽”和“印香汇”三朵奇花。作为服饰品牌的“瓦纱丽”是这三朵花中最娇美的一朵,爱她的人给她好风好水,让她好花生长,如今,这朵小花自由且从容。

初遇印度:“哇,纱丽”

胡静的传奇经历被媒体一次次提及,每次听都觉得浪漫美好。胡静出生在西藏日喀则,因不适应高原气候,被送回成都,成年后次进藏,是去相亲,命中注定,此生再无法解开西藏之缘。婚后仍不适应西藏,和丈夫两地分居,胡静在整流器厂做技术工程师。上世纪90年代初,国企破产,胡静下岗,开始在春熙路的夜市练摊儿。摆一张钢丝床,铺上金丝绒布,工艺品就摆在布上,背后两个树之间挂一块布,把西藏淘来的项链一条条黏上去,胡静赚到创业的桶金。

后来胡静发现藏式货物的源头在尼泊尔和印度,1999年,她进发尼泊尔。从拉萨到樟木口岸,她成为个去尼泊尔进货的汉族人。那个时候去尼泊尔,她就是买了一些零售回来,语言不通只是小事,最要命的是运输。当时尼泊尔动乱,反政府武装很猖獗,从加德满都到樟木的这条路上,到处都埋着地雷。有一次进货,胡静在拉萨没能租上车,只能和三个藏族人挤在一个车里,颠簸走了800公里的山路,一路晕车到尼泊尔。在尼泊尔,押着车往国内赶,走到半路所有车全部停下来,她下去问司机才知道,前面堆满了石头,里面全是炸弹。无奈带着货物又回加德满都等时局好转,一等就是两个月。胡静都急疯了,想尽各种办法,最后通过大使馆和尼泊尔政府交涉,三天后通路。回国的路上,她兴奋地爬到车顶上欢呼,她说自己永远忘不了那次的喜悦。尼泊尔的渠道稳定后,胡静开始向印度进发。

初到印度,胡静的印象就是纱丽,“不同地区、不同阶层的人,纱丽的面料、工艺都不一样,纱丽在印度那种太阳下给人的视觉冲击力非常强烈,所以我的眼感受就是:哇,纱丽!(后来的瓦纱丽品牌因此得名)”。胡静完全被印度迷住了。她还发现,印度对传统文化的保护比好得多,印度人特别爱穿自己的纱丽,且由衷地自豪。印度的纺织业很发达,出口也很大,因为土地肥沃、阳光充足,印度棉的纤维很长,内在品质很高。印度的印染也很发达,很多工艺都是纯手工,用天然的染料,不添加固色剂,所以很环保。

被“生如夏花”般的自然之美打动,胡静想把印度的衣服带回成都。那个时候,以衣服、饰品、香、家具为一体的天竺工坊已经走上公司化运作的正轨,而衣服只是胡静的小打小闹。她从印度弄回面料,买几个版照着打,面料用完就完了,做出来的衣服也更像旅游地区的服装,很多人觉得好看,但是不太敢在生活中穿。

创瓦纱丽:“设计为魂”

比起香和饰品,服饰更直击姑娘心,更何况是“超时尚圈儿”的成都姑娘,擦印度香,挂个印度珠珠,哪有穿件印度长裙招摇嘛!纱丽风已经吹到成都了,原先只占天竺工坊30%左右的服饰后来占比越来越高,胡静又一次冒险,想把服装独立出来,做成品牌。2010年胡静正式启动瓦纱丽服装品牌,招设计师、组建运营团队,甚至把设计部搬到了广州。广州一年对瓦纱丽至关重要,接触到亚洲最前沿的时装市场,因为适应不了广州,这群成都人又回到自己的香酥麻辣之乡。

2011年,瓦纱丽开始发力。按照品牌的思路来打造。和印度的设计师,生产加工团队也日趋成熟。设计是让服装品牌持续走下去的魂,瓦纱丽决策层和设计总监已经将风格定好:异域风尚,南亚特色元素和国内民族元素相融合。设计师要做的是在这个大框框里,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瓦纱丽2015春夏发布会(2)

设计师Li在瓦纱丽两年,她很享受这个过程。她喜欢浓烈的色彩,所以设计的衣服更偏异域和民族感,“设计衣服时,我的方法是首先有个大致轮廓,然后先找花,把颜色一调,我脑海里就有一个衣服的廓形了,然后再做面料的分割拼接。”Li说:“瓦纱丽不同于别的品牌,我们的工序很多,选择面料、防脱色处理、绣花、后工艺钉珠……这中间可能有10多个繁复的工序,一件样衣要经过许多工艺师之手,这个过程很有趣。”

Li提到两次感动。2014年春夏,她设计了一款连衣裙叫兰凌,“印度传统的古尔达(Kurta)轮廓,中式立领,藏蓝、枚红的浓烈撞色,配入蕾丝花边,再加上我设计的绣花,当时做出来我特别感动,后来很多顾客和同事都买了那件衣服穿,我自己也留了一件。”她说:“每隔一段时间,公司高层、营销系统总监、店长和店员代表会一起审版,我们会把这段时间设计的服装全拿出来,由试衣模特穿给大家评审,不行的会直接pass掉,每次当营销系统说过,我就会觉得很感动。胡总说过,每一次的审版都是使自己成长的过程,不管你喜欢与否,你必须接受众人的评判。如果一件衣服,你觉得好看,大家都说不好看,那她只是你一个人的作品,而不是瓦纱丽。”正统和规范的品牌化运作后,瓦纱丽的款式和之前有明显的变化,之前的工艺特别重,特别印度,而现在,因为要考虑店面的陈列和整个品牌的统筹规划,系列感更强。

这些天瓦纱丽的设计师们在忙2015年秋冬的收尾,接下来发布会、订货会,印度来回跑,验货交接,然后又是春夏款的设计……瓦纱丽在踏踏实实地做自己,也逐渐朝着大家的期待走去:越来越多的新款出来,街上穿瓦纱丽的人也越来越多。

稳中求变:“我有信心”

更多媒体关注了胡静作为一个女企业家从下岗到再创业的成功经历,可能忽视了她对印度文化的热爱。十多年来,胡静每年到印度四五次,最少都要停留半个月,和各个阶层的人打交道,受过骗,也得到帮助,她深入的时常都是印度的乡村和最底层,发现的都是最原始和最民族的文化。“越来越接触,我发现印度不只是表面的脏乱差,印度人更喜欢思考精神层面的东西,所以他们才创造了那么多宗教,他们的内心很平静。”

胡静带回来的不止是纱丽,还有源源不断的深厚的印度文化。她对瓦纱丽非常有信心。她说印度不同的邦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艺术表现形式,而且他们的文化本身也在不断变化,这给了瓦纱丽肥沃的土壤,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我觉得印度文化的体验太有优势了。广货、韩货、欧美范儿,为什么几年之后就没有了,我想就是因为它没有文化底蕴在里面。踏踏实实修炼内功,完善产品,注重瓦纱丽的文化和体验,将异域民族风很自然地融入时尚,这才是瓦纱丽该做的事情。”胡静曾多次问过她的顾客为什么穿瓦纱丽,大家说因为它面料自然,而且颜色亮丽,穿着和别人不一样。“印度人在颜色方面特别有天赋,而且用色很大胆,手工印染的衣服在阳光下会很漂亮。几百年留下来的原始的印染图案,虽然不如机器精细,但是却给人一种质朴和回归自然的感觉。”胡静觉得如今人也有了渴望回归的深层次的心理需求,这点和瓦纱丽不谋而合。瓦纱丽每年把印度的面料进口到,在关税上要花很多钱,但是他们从不质疑,胡静相信:印度原生态的东西,才有吸引力。瓦纱丽每年的时装发布会,最后一场都是印度高贵礼服系列的走秀,这个系列主要由瓦纱丽印度设计师开发设计,区别于瓦纱丽面向市面的大货服饰,礼服和纱丽非常隆重。很多朋友都很喜欢,她们在出席活动时,就会定制一套晚礼服或直接来找胡静借纱丽,因为只要穿上它,就一定会是全场的焦点。这也是瓦纱丽最迷人的地方。胡静一直相信:“这两年服装业在洗牌,前期无序化发展,有很多同质化的商品,产能大于销售,消费者的需求也有变化,所以设计师品牌和独立原创品牌会越来越受欢迎。”

具有近20年品牌服装操盘经验的常务副总半年前加盟瓦纱丽,负责瓦纱丽的整体运营。他说:“认同一个品牌,先要对品牌老板有认同,包括她的经历、为人和胸怀,然后你才开始认识品牌,认识产品的系列组成,同时分析它的市场前景和发展前景,发掘品牌差异化,才能把脉市场发展空间。”他说瓦纱丽是近五年成都服装界的奇葩:产品风格和特色有别于国内其他品牌,流行元素和产品特点也与众不同,而且瓦纱丽所走的品牌推广之路也与其他服装品牌不同,完全依靠自有资金,进行实体化和电商结合的推广,即B2C。从瓦纱丽创立到现在,在渠道建设上以直营为载体,通过不断建立和健全VIS体系,确保了直营盈利模式的成功推广和复制,同时,尤其近三年来,在整体服装行业疲软的大趋势下,瓦纱丽各店仍然保持着高速的增长和盈利。

目前瓦纱丽终端零售店铺在成都主城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并且已经逐渐形成了以瓦纱丽为主干,天竺工坊和印香汇为两翼的格局,像大雁一样渗透辐射到全国。

后记:瓦纱丽的小孩子们都叫胡静胡阿姨,他们跟着胡阿姨去印度尼泊尔选面料,熟悉胡阿姨的饮食习惯,“她啥子都吃”,他们说有胡阿姨的地方就有欢笑。当年央视《财富故事会》节目里,胡静的女儿对着电视机镜头前羞涩地说:“妈妈我给你买了花回来,想你了。”听说小女孩现在长得很漂亮,瓦纱丽的橱窗都是她设计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胡静好像没变,还是那个爱闯爱冒险的川妹子,摆得高兴了哈哈大笑,依然执着且淳朴。但好像也变了,她说:“朋友们都说,你那么大年纪了,稳着走嘛,其实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品牌要想保持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还是要回归文化。做瓦纱丽,我接受了印度的文化,人也在变化,它让我用更平和的心去看世界,并且踏踏实实地做自己。”

曾经那个看着《流浪者之歌》做梦的女孩儿,穿着她的“瓦纱丽”淡然前行,纱丽上已是满满的鲜花和宝石。

胡静深入的时常都是印度的乡村和最底层,发现的都是最原始和最民族的文化。

原载/《读城》2015年6月 空实流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 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 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您可能还感兴趣:
加盟品牌,就上品牌服装网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