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跟着秋裤一起上市的 除了火锅还有它最值得盼望

贵州的冬天,总是有些乏善可陈,天气冷得让人败味。好在有各种各样的火锅支撑着厨房和街市,那准备自绝于冬天的念想才会断去。

不过除了火锅,每年跟着秋裤一起上市的豌豆尖(贵州话:“豌豆颠”)是最值得盼望的美味。小时候家里有块菜地,到了秋冬会种些大白菜和豌豆,天气一开始翻脸不认人,老妈就翻箱倒柜把秋裤找出来让我穿上,打发我去菜地里摘些豌豆颠回来煮汤或者下火锅。

豌豆颠的选取是一个有点技术含量的活,必须得找到那些胖圆的尖尖头头,拿手指张开比划着往下一截,连着往下的分叉叶片一道掐下来扔进篮子。

在没有完全掌握之前,囫囵摘一些回来,仔细挑拣完,只有少数修炼成豌豆颠的能够入菜,剩余的因为老茎难嚼只能弃之。

以前菜市场没那么丰富,冬天里的食物翻来覆去就那几样,又难看又死板,缺乏生机和嫩劲,豌豆颠横空出世,弥补了这些残缺,只可惜贩售的季节短暂,不抓住机会狂吃海塞,就会错失良机。豌豆颠的吃法,最馋人的是豌豆颠鸡蛋汤。

想吃得清爽缠绵一点,就往蛋花汤里丢一把豌豆颠,撒上细香葱段和毛辣角(西红柿)切条,饭前饭后舀上一大碗,“嗞溜溜”喝一大口,醍醐灌顶,暖流畅达全身;

如果想吃得果敢一点,就做泡蛋汤,把鸡蛋倒匀煎成蛋饼取出备用,下清水猪油煮沸,仍然是毛辣角、香葱铁三角,下蛋饼和豌豆颠,过热水十来秒就能成。

豌豆颠做的蛋汤,下油要十分克制,把油星花儿控制在细珠漂浮于汤上的感觉最好,汤要透亮,才能映出一碧青香,啜一口就能让嫩绿窜上额头,鼻尖浸出毛毛汗。

好物自然不能仅是匹配一种烹制方法,豌豆颠在烫菜和火锅配菜中,也能调出一锅好汤,温暖冬日里饱受摧残的躯壳。

精致讲究的烫菜都是用筒子骨和黄豆煲底汤,熬得肉烂骨酥豆子烂,白白一大锅冒着泡。再根据食客采选漏勺涮煮,定向喂食,让各色舌头吃得称心如意。

这其中,初冬的豌豆颠几乎是每桌必选的上佳食材,绿莹莹的豌豆颠下锅涮煮,惹得一锅高汤白里透绿,荤爽中透出绿意,豆子的沙糯里藏着嫩鲜,食客仰头大赞:快哉!

再回头看那些清汤羊肉、牛肉,透亮的锅底里肉尽底出时,涮几秒豌豆颠,顿时将一锅命数已决的残汤绿化,焕发第二次青春,忙不迭舀到碗里,呼哧呼哧吹掉浮沫,一猛子扎进去饮个痛快。

那些快速出入沸汤的豌豆颠,嚼起来劲脆爽朗,在云山雾罩的火锅店里拨云见日,哪怕外面阴霾细雨,头顶都是蓝天白云,眼下都是小桥流水。

在贵州、四川、重庆一带,讲良心的面店会在早午餐的面条里,浪一勺豌豆尖附上,清清白白架在海碗上,底下是红汤白面,稍稍搅拌就能拖拉着香辣的面条出碗,又脆又筋道。

总有老饕跟店家因为豌豆颠放三根还是五根纠缠不清,非要争取到最大的权限,假意央求略施压力,就让店家再取几根加上,这也是店家和食客之间每天都要上演的戏码,像是小夫妻之间的斗嘴,从不上纲上线伤了和气。

因此,重庆的小面一年中最佳的食用季节就是初冬这段时间,因为店家这个时间段会将佐菜从木耳菜更换成豌豆颠,旁边的四川也不示弱,每年都会有人哭天抢地盼着豌豆颠上市。

贵阳辣鸡面、肉末脆臊面的店子也有默契,只要守到了豌豆颠的季节,也会不事声张地浪一勺入碗,递到手上时店家往碗里瞟一眼,食客心领神会。

记得当年冬天只要有了这些绿叶子,开裂的双手,长了冻疮的脚趾,红到发紫发疼的颜面,都不算太大的考验。有了豌豆颠,春天就不会遥远,日子就有盼头。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我们还为您推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