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阿里地区 不要叫我小西藏 我是拉达克

在西藏阿里地区广袤的荒原上,扎达土林的环绕中,曾经存在过一个伟大的王朝,那就是神秘的古格王朝。然而大约300年前,几乎一夜之间古格王朝就从历史上消失了,只有不断发掘出来的遗址,依然在诉说着王朝当年的辉煌。

古格始建于公元10世纪,以托林为首都(现在的托林寺遗址所在地),由吉德尼玛衮创立(Nyi ma mgon,不要笑,人家真的叫这个名字……),尼玛衮是吐蕃的最后一位君主朗达玛的曾孙。

朗达玛(Langdarma)作为最后一任的吐蕃赞普,他即位的时候,正是佛教在西藏最兴盛的时候,佛教徒的权利日益增大,甚至已经可以干预政事,影响了王室贵族的权利。朗达玛在贵族的支持下,开展了大规模的灭佛活动,他首先停建、封闭佛寺和破坏寺庙设施,许多佛像从寺庙里取了出来,钉上钉子扔到河里,大昭寺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像,据说也打算扔到河里去,但因不易移动而再一次被埋起来。寺内的壁画被抹掉以后,又在上面画上僧人饮酒作乐的画。接着焚毁佛经,有数量众多的各种佛经被烧掉。佛教僧人同时遭到镇压,僧人的处境惨不忍睹,根本无法在吐蕃生活下去,只得另找出路。印度来的僧人首先逃走了,有一部分吐蕃的佛教徒也跟着逃到印度,留在吐蕃的僧人不是被迫还俗就是弃佛归苯。

随着朗达玛的灭法事件,吐蕃王朝在政治上的统一局面也开始全面崩溃。当时佛教信徒对朗达玛赞普恨之入骨,朗达玛逼迫佛教僧侣脱下袈裟上山打猎的情景,被一位山中修炼佛教密宗的大师看见,并在忿怒之下产生杀害赞普的念头。这位密宗修炼者叫拉隆贝吉多杰,他看见佛教徒遭遇的惨状,便携带弓箭下山去伺机刺杀朗达玛赞普。根据藏文史书记载,朗达玛赞普在拉萨大昭寺前阅览碑文时,被拉隆贝吉多杰以叩见赞普为由射杀。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随便得罪和尚,不然会有杀生之祸……不信你看少林寺,灭绝师太,孙行者……)

朗达玛赞普被刺杀后,吐蕃王室内分离成两派,各自支持两位年幼王子奥松与云丹来继承赞普位。于是发生内战,且一发不可收拾,随之爆发平民起义,吐蕃王朝很快被推翻。奥松之子贝考赞为奴隶起义军所杀,贝考赞的儿子吉德尼玛衮见大势已去,回天无力,便带着三个大臣和100多人,投奔阿里,并娶了当地头人的女儿,以古格为根据地,建立起了他的王朝,拉达克王朝。

吉德尼玛衮几乎征服了整个大阿里地区,包括巴尔蒂斯坦(Baltiyul)河谷(现在大多在巴基斯坦),整个印度河上游河谷,南部远至赞斯卡,拉胡尔和比蒂,东至阿里的Rudok地区和古格,东北一直延伸到昆仑山,北至KhardongLA山,他将皇宫建在距离列城东部15公里的Shey。

吉德尼玛衮后来将他的土地分为三个部分。国王的长子dPal gyi mgon成为拉达克(Ladakh)的统治者,二儿子bKra shis mgon成为古格-Puhrang的统治者,而三儿子LDE gtsug衮统治赞斯卡(Zanskar)。 著名的佛教人物,仁钦桑布法师完成其在印度的研究后,回到他的故乡为僧,以弘扬佛法,这标志着西藏西部佛教教义的新扩散的开始。

17世纪时,西方传教士到达古格,当时的古格王和古格的宗教领袖——国王的弟弟矛盾很深,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古格国王开始借助西方传教士的力量削弱佛教的影响。1633年,僧侣们发动叛乱,古格王的弟弟勾结了与古格同宗的拉达克王室,利用拉达克的军队攻打古格都城,企图推翻古格王朝,于是一场残酷的攻坚战就在这里打响。战争以古格的失败而告终,拉达克军队屠杀了大部分的古格居民,末代古格皇帝和其他囚犯一起被带回了拉达克,并死在了那里。

后来,在1679至1680年,总部设在拉萨的西藏中部政府收复了古格所在的疆土,并驱逐了剩余的拉达克士兵,从此以后,这片曾经无限荣光的土地逐渐荒芜,辉煌的遗迹与珍宝也慢慢被黄土所掩盖。

拉达克-我也曾是雪域最大的王"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仓央嘉措

这里并不是拉萨,这里是拉达克。

尼玛衮所建立的拉达克王朝,辉煌了近300年。但是从13世纪开始,拉达克不断的受到临近穆斯林国家的袭击和入侵,近两个世纪以来,不断有拉达克居民改信伊斯兰教。尼玛衮子孙的王朝岌岌可危,终于,在1470年,Lhachen Bhagan推翻了列城的拉达克王,并且重新统一了拉达克地区,建立了新的拉达克王朝:朗杰王朝(Namgyal Dynasty,朗杰在藏语中意味着“百战百胜”)。

继任的几任拉达克王励精图治,努力把拉达克恢复到以前的繁荣状态,人称狮子王的Sengge Namgyal修建了列城王宫和Hemis等几座著名的佛寺,他把疆域扩大到了赞斯卡和斯皮提,并且攻打了古格,直接造成了古格王朝的覆灭,赞斯卡王朝也从此时起一直隶属于拉达克。然而,如日中天的狮子王,依然败在了莫卧儿军队的铁蹄下。他的儿子不得不在列城修建一座清真寺以讨好莫卧儿皇帝奥朗则布。

若干年后,拉达克终于击退了莫卧儿军队,然而他们又要面临西藏军队的打击,西藏军队击败了拉达克部队,在拉达克王同意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以后,西藏军队撤回了拉萨。

19世纪初,莫卧儿王朝覆灭,拉达克又被锡克教入侵,拉达克王被流放到STOK,自此开始,朗杰家族只有王室的头衔,却没有任何实权了。但是拉达克王这个称号,却在名义上被保留到了今天。

  走进拉达克

十月的拉达克,并不是最好的季节,山顶的积雪经过整个夏天阳光的洗礼,几乎消融殆尽,没有任何植被的山头透着丝丝荒凉的味道。然而清冽的空气和蓝到不像话的天空,比起雾霾桑拿天的德里,这里就是天堂。

去过西藏的人,会惊异的发现列城和十数年前拉萨的相似度:同样的藏式建筑,同样的藏族服饰,同样满大街慵懒的狗狗,同样的高海拔,同样随处可见的转经筒,玛尼墙。

拉达克的主要景点,几乎都是佛寺,当地人称Gompa,一般都包括寺院与佛学院,白塔包围着的寺院,红墙或白墙,浓浓的藏式风格。Gompa都建在山上,去朝拜都需从山脚走上去,在3000多的海拔,走台阶也是很费力的一件事。

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依然有些印度裔的佛教徒来Gompa朝拜,平日里看惯了这样的面孔拜湿婆拜林伽,看到他们一本正经的烧香磕头点酥油灯,觉得很是穿越。

拉达克的Gompa,年代都颇为久远,有些甚至有1000多年的历史了。比如Hemis Monastery,就是11世纪时始建的。

著名的Thiksay Gompa,是15世纪时始建的格鲁派寺庙,以布达拉宫为蓝本而建造,所以有“小布达拉”之称,这也是拉达克地区最大的寺庙。

拉达克的佛寺教派也不相同,总体来说和藏区相近,这个就不多说了。有意思的是,主殿中都会供奉有14世仁波切的照片,出乎意料的是年轻的时候还挺帅。有一些寺庙的早课(Puja)可以允许游客旁观,盘腿坐着,看着大喇嘛小和尚念经敲鼓,还真是不一样的体验。

列城老区中的旧王宫,也依稀有些布达拉宫的影子,这座朗杰王朝所修建的宫殿,随着拉达克王被流放至STOK,逐渐荒废了。漫长的岁月里,这里受到多次劫掠,内部多处损毁,只剩下外墙还可以看出以前辉煌的样子。

王宫外有一整片的空地,以前是马球场,每年9月初这里会举办盛大的拉达克节,还会有马球比赛。可惜我们来的晚了些,没赶上节日,只看到马球场被当作停车场使用。

皇宫对面的山上有一座城堡,日落时分是看夕阳的好地方。

而STOK的新皇宫,三层楼的房子已经看不出皇宫的样子。现在内部一部分被划为博物馆,有些以前的老物件和古董以及老照片可供参观。运气好的话,你甚至可以遇见老国王或者王子,给你讲讲当初那些显赫的日子。

  曾经的旧都

拉达克曾经的旧都Shey,坐落在荒漠中的一片绿洲上,很难想象周围都是不毛之地,这里的湖泊中竟然有水鸟飞来飞去。沿着废弃的台阶走向山顶,可以走到昔日的王宫废墟,和古格遗迹一样,除了依稀的墙壁,已经很难分辨出建筑的样子了。

从山顶望下去,可以看到掩映在绿洲中蔚蓝的湖泊,远处的雪山在阳光的照耀下,一篇完美的风景画。要说以前这皇帝老子还真会挑地方,选了这么一片风水宝地,可惜依然无法保佑他的王朝千秋万代。拉达克开国君主尼玛滚如果泉下有知,也一定会“蓝瘦”的“香菇”吧。

千年悬空寺

赞斯卡地区有好几十条成熟的徒步路线,其中好几条都会经过著名的悬空寺Phukhar Gompa,比如从喇嘛玉如到悬空寺的穿越,以及翻越ShinkuLa垭口的路线。

这些徒步路线,在列城的旅游公司都可以预定,他们会提供完备的车,马,向导,帐篷,睡袋,马夫及厨师的服务,保证你一路无忧还每天有丰盛的东西吃。

虽然在国人眼中这片区域颇为神秘,其实路线都成熟,也没有太难找的岔路,沿路都有小山村可以住宿补给。很多老外自己背着包,也不需要向导,几天也就能走完。

古兰告诉我们,来看悬空寺的人,大多选择从帕达姆出发,走到悬空寺,住一晚,第二天约好车再回到帕达姆,这样只需要轻装就可以。

随着公路越修越长,从吉普车可以到达的最远处,走到Phukhar Gompa的路程也缩短到了4小时,所以有些赶时间的人,会选择一天来回。我们并不赶时间,轻身上路。

沿着河谷,穿过一座座村庄,村里的人正在忙着收青稞,看到我们经过,都会停下来笑着挥挥手,说一句“Juley”。(本地方言,你好的意思)

冰河中奔流着雪山融水,清澈见底,映着蓝天,泛出一种神秘的蓝色。在夏季的末尾,山顶的雪基本都消融殆尽,山腰间错落可见的藏式石头白房子和白塔,构成一幅和谐的画面。

走出赞斯卡

迎面走来几个人,几匹马。丹增停下来跟他们打招呼,是熟人。一位大哥神秘兮兮的向我们招手,叫我们绕到马背后看。

哎呀,原来马背上的口袋里,有一匹刚出生的小马驹,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个未知的世界。忽然无厘头的就脑补出了这句:“萌萌,你原来在这里啊!萌萌!站起来!

十月的赞斯卡,应该是最为干旱的季节。去年的积雪早已化尽,今年的新雪要到十一月才会落下来,看着周边如同恶魔牙齿一般的群山,想象着上面堆满积雪的样子。恩,如果有机会的话,下次挑着冬季再来,跟着古兰砸冰窟窿钓鱼去!

路上遇到一位母亲带着她的女儿,小姑娘5,6岁的样子,红扑扑的脸团像个大苹果。丹增说小孩子有些生病了,她母亲带她去前面的村子看病,说着就让小姑娘坐到了马背上。山里人爱惜马匹,负重的马一般自己都不舍得骑,宁可跟在后面一路走。但是他却毫不犹豫的让孩子骑,咱们赞斯卡人就是这么热情淳朴。

今天的路程并不算长,约莫五六个小时的样子。看到玛尼堆和白塔,就知道快到村子了。今天投宿的这个村子,是过垭口之前的最后一个村子。如果是夏天来,在垭口下还有一个帐篷营地,可以食宿,现在天冷了,也都撤掉了。从村子走到帐篷营地,也得四个小时左右,加上翻垭口的时间,明天将是漫长的一天。

这个村子的条件比起前面的村子更是要差一些,找了几家,脏乱程度都超出了几位女同学的底线,只能继续找。好不容易看到一家外墙还算比较新,进去问问。

主人家的大儿子,是个喇嘛,名叫扎西,正好从庙里回来帮着收庄稼。他能连比带划的说几句英文,得叻,就这家吧。安排我们住的屋子,墙角堆着号和鼓一些法器,估摸着平时就是扎西喇嘛住的。

晚饭依然是chapati和咖喱土豆加米饭,今天并没有鸡蛋了……

明天要早起,怀着“万一司机联系不上”的假想与“跳蚤不要咬我”的期望,昏昏的睡了过去。翻垭口需要早起,早上6点不到就出发。为的是在中午时分到达垭口,赶上去马纳利的车。

一路上朝着这座正金字塔形状的神山前行,不时的需要跨越溪流。TOM哥7月来的时候,溪流水量很大,都需要赤脚淌水过河。而经过了一整个夏季的融水,现在应该是水量最小的季节,挑着狭窄的地方跳过去就行。

爬升的路线要经过一座冰川,虽然感觉是走在碎石路上,但是还是依稀可见石头下面的冰川。四周杳无人烟,随着风声而过的,只有自己深深的喘息声。

大约12点半左右到达了海拔5100的垭口,垭口对面有一座冰川湖,蔚蓝的湖水掩映着雪山,风景绝佳。可惜山顶狂风呼啸,吹的人几乎站不直。

司机已经在垭口等候多时了,终于我们不会发生“没有车,一路走出山”的惨案了。

谁知司机告诉我们到哑口这边的路昨天晚上塌方了,现在还在抢修,所以我们并不能像想象中那样爬到山顶就可以坐车了。现实是还得沿着公路往前走上几公里。那咋办,不走也不行,就只能拖着僵直的腿继续往前走呗,又大约走了40分钟,总算是看见车了,亲人啊!

从垭口到马纳利车程也需要8-9个小时,经过一路司机飙车及爆胎的考验之后,总算是到了这个印度的户外天堂。

我们还为您推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