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品牌三段论

首页>营销>专家观点 发布时间:2016-08-22 10:37:00

《企业文化和品牌文化的关系》

一、 企业文化与品牌文化互为表里,品牌文化是表皮,企业文化是里肉;

二、 企业文化从内在上保障支撑品牌文化,品牌文化反过来彰显企业文化;

三、 企业文化是经济基础是名符其实的下里巴人,品牌文化是上层建筑是响当当的阳春白雪;

四、 企业文化依靠品牌文化刷写自身的存在感,品牌文化是建立在企业文化基础上的市场宣言;

五、 企业文化是针对组织内部的体系化运营与管理,但是必须明白企业文化服务的对象是品牌文化。品牌文化是针对细分市场强调自身独特的USP(品牌核心竞争力)但是前提是以企业文化做担保的;

六、 企业文化是贤内助负责貌美如花(健康加油站),品牌文化是男主外负责挣钱养家。

《中国品牌三段论》

通过中国品牌二十年的案场实践,我们发现了两个十分有趣而又令人辛酸的品牌现象,那就是中国品牌第一现象是不顾东西方文化差异和品牌诞生客观环境不同的东施效颦现象,这种刻意临摹西方品牌的运做结果是“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因为消费者自始至终感觉你是在帮西方品牌做背书。这就好比经济学界全部是用西方经济学理论,来解释中国经济现象而永远找不到真相的道理一样。

中国品牌第二现象尽管从表面上看似乎有自己的“品牌个性“,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具体做法基本上也是本着:让人知---让人信---让人买的传统套路来运作的。虽然第二现象也说不上有多么的不对,但是这种刻意性让市场始终有一种做作之嫌,总觉得多了些虚情假意,少了点神来之笔的流畅与真实感,其结果必然是事倍功半,极不合算。

中国品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长期深陷泥潭,原地转圈甚至走回头路而不能自拔的现象归根结底大家都明白,这是因为全世界从来就没有一部科学的品牌理论来指导民族品牌如何科学发展?但是,从另一方面也提醒我们不得不去反思我们民族骨子里的浮躁与缺乏科学探索的执着精神。

其实要解开上述两种现象的原委并不难,只要我们正本清源地回归品牌本质,就会发现民族品牌科学发展是与国家经济发展一脉相承的,它超越不了这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购买合算”阶段:这个阶段的重心处在销售终端环节。由于本阶段是国家经济刚刚进入温饱阶段,所以消费者更多的将注意力放在购买是否“合算”上,而不是产品是否“合用”上?所以打折促销活动是本阶段的家常便饭和强有力的营销厉器。

第二阶段是“产品合用”阶段:这个阶段的重心前移至产品制造价段。这个阶段是国家经济从温饱向小康转型阶段,因而广大消费者更多的是关心产品质量是否经久耐用?维修保养是否方便?产品使用是否安全放心等,所以像近二年方兴未艾的“大国工匠”精神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也就在情理之中。

第三阶段是“品牌合心”阶段:本阶段的重心持续前移至品牌创造的最前端。此时处于国家经济从温饱向小康转型刚刚结束,因而市场消费也具有“产品合用”和“品牌合心”的二元特征。

本阶段是指从创意研发开始就要十分明了国际国内两个经济和文化环境的差异和所处的时代进程?特别是最新的价值观念与消费取向?所以说本阶段的消费重心不是消售终端的“合算”与产品制造的“合用”,而是品牌创造最前沿就要解决的合乎消费者心理需要的“合心”问题,这包括:品牌命名听起来令人悦耳动听,品牌广告令人产生兴趣,兴奋和激动,品牌产品与销售终端令人产生购买冲动......

明白民族品牌三阶段论就会知晓中国品牌所处的时代环境与消费重心,最重要的是知道为什么民族品牌始终原地踏步,甚至走回头路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同时也更加清楚民族品牌打造的真正要点和接下来的工作重心。

《中国经济还提“大国工匠”是庸医瞧病》

从“购买价格至上”到“产品使用功能至上”,再到“品牌精神功能至上”……,这条中国品牌发展路径恰恰就是中国经济最艰难的崛起之路,这也正如《政治经济学》之核心原理---“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就会有什么样的生产关系”的道理一样。今天中国社会最根本的问题并不在于产品使用功能的技术打造力不如西方人高明,而是中国人造梦筑想的精神创新能力远落后于西方,否则中国怎么会成为世界工厂和国际品牌的代工中心呢?可是中国行政当局呢?竟然还糊涂地认为中国当下最要命的问题是缺乏“工匠精神”,这不是庸医瞧病乱诊病因吗?所以这才是要引起中国人十二分注意的。

比如,在塑造恵及全球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关于未来世界的充分想象力与描述力上中国人眼下肯定是没有话语权的。因此,我们才要提出“先做思想再做产品”的《科学品牌发展观》思想,这一定是基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最核心的问题而言的,也是对世界品牌经济之居伟贡献最崇高的敬意。这几年有很多人说“西方电影因为没有过去只有未来,所以西方有《骇客帝国》和《星球大战》。中国只有过去而没有未来,所以中国有《大秦帝国》与《甄环传》”此话虽然有点夸张,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了中西方文化的長项与短板。

但是,改开三十多年的发展实践,特别是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提出恰恰也印证了东起西落的趋势使然。所以,我们批评政府不等于不爱祖国,我们承认差距不等于不看好中国,我们学习西方但更看好中国,我们支持中国政府的目的是相信中华民族迟早会腾龙鹤起,皓月当空……

《没有哲学理念的突破就不会有世界灿烂的明天》

自华尔街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一直陷入汪洋困境不能自拔,任凭什么样级别的经济学家诳语妄言和再牛逼的政府强力施救,而普遍萧条疲软的经济态势涛声依旧,毫无丁点的起色与改变。于是乎,全球的经济界人士集体失语,世界陷入一片灰暗,60亿人看不到未来和明天......

文艺复兴的本质效应是以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才催生了欧洲的工业革命,工业革命推动了二十世纪这一百多年来的世界大发展。而长驱直入式的工业革命也改变了全世界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与审美观,乃至世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系统性地改变。

今天,这一百多年工业革命的经济红利,早已被世界各国人民吞噬了个干干净净,全球最后一丝发展动力也荡然无存,可悲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奖依旧没有重赏之下奖励出半个“经济学勇夫”,以便再次驱动世界经济攀登新的高峰。

前天老韩说过,经济学是总结过去,它不能指导未来,根本原因在于经济发展受控的因素太多了。其中,最核心的因素是文化的突破,而文化因素突破的根子在于哲学思维的革命与创新。

也就是说,世界每一次系统性变革的根本在于哲学思维的变革,文学,艺术,科技,经济,政治无不是围绕哲学理念的创新而变革。至于一国甚至其产业结构和行业发展的持续不前,都是因为世界哲学体系不能创革的表症体现。

所以,尽管华尔街危机过去八年了,但世界经济依旧疲软,虽然中国政府再三声嘶力竭地呼吁“互联网+”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可是中国宏观经济下行的局面无人能改变其客观现状。中国互联网企业与金融寡头依靠垄断仍在不断吸食实体企业最后一滴骨髓还叫嚣不已,中国社会托底的工具依然难见踪迹……

可是截止今天,仍然没有仼何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站出来说“世界经济复苏须以世界哲学的创新为原动力”,也没有任何一个品牌大家和行业大咔说过“全球产业变革必须要用品牌文化创新来驱动”.......

因为,今天不论是百年欧洲的古典品牌,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新兴产业,仍旧是在用“工业化思维”在做产品。比如,LV,阿玛尼,爱玛诗等世界顶级品牌尽管产品品质在不断完善与创新,可是为什么全球销量却依旧在萎缩,这并未引起品牌当局的革命性思考。同样的,在中国吼声震天的“大国工匠”却不知道正在让高人耻笑,因为这简直就是在头痛医脚。而依靠国家垄断的“两桶油”,以及自诩为民族脊梁的华为精神,没有哪个老总考虑过长此以往的“工业立国”思维究竟还能走多远?未来中国又将何往???

今天,中国品牌代表的鞋服行业依旧是“站在技术上说产品”,中国工业品从来就没有人想过要像壳牌石油一样做品牌,中国汽车工业更没有一家谈过中国汽车品牌建设,因为就连四大文化载体的“饮食,服装,文字,建筑”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说过这是真正可以做成品牌的文化产业......

因为,世界传统哲学已经寿终正寝,而新的哲学却未到来,世界发展无以为继。看来又一场地动山摇,龙卷海啸已在不远的将来。

《如何构建体系科学的企业文化战略》

企业文化战略体系的构建是上涉及到企业意识形态的构建和企业战略发展愿景的大计,中涉及到各横向职能部门的职能分工,流程再造,绩效考核和统筹协调的管理问题,下决定了企业文化体系如何深入贯彻和实践落地的细节考量。所以,这就不是任何一个管理者三言两语能够简单说清楚的事情,但是,从尊崇企业决策人的愿望和企业制度的权威性入手,至少应该这般对待方可:

一、一般企业文化的体系化和科学化构建还是有很大的提升与规范空间。比如,企业战略委员会,企业战略管理部,企业文化部,品牌部的专业职能分工和逻辑归属究竟如何?这个就需要进一步深化研究和规范明晰;

二、一般企业的战略管理委员会,企业战略管理部,企业文化部,品牌部的很多工作本身是穿插和重复的。比如,企业战略问题本身就是企业文化最基本的构成元素,也就是说啥是企业文化?啥又是企业战略这个很难从内容形式上分清楚,它们本身存在着重叠交叉。所以,从管理学角度上讲能够二合一的职能决不一分为二,因为这会加大企业管理成本不说,最重要的是增加企业沟通难度,导致执行力下降。比如,企业战略管理部和企业文化部如何科学界定其职能分工?企业战略委员会和企业战略管理部究竟是上下级关系,还是像中共中央书记处是中央政治局的常设办事机构?

三、企业战略委员会,战略管理部,企业文化部,品牌部这么多职能部门与企业现有规模是否相适应?据现代大企业集团的成熟惯例,不上5000人的企业集团这类宏观机构原则上最多不超过3个,其中战略决策委员会只是重大问题的议事机构而非常设性机构,也就是说战略委员会,战略管理部,企业文化部,甚至包括品牌部一体化要么由董事会或董事长直接领导,总之是机构精简才能降低成本,职能分工明确才能绩效考核到位。

基于上述三点,老韩认为从企业成本领先和内部沟通无极限的两大管理思想出发,企业目前是否可以考虑浓缩这几大机构,待企业发展到了一定规模再适度增扩也不迟:

一、把这几大机构合并统称为“企业战略运营中心”(或简称战略中心)由董事长直接担任中心主任,常务工作由执行主任向董事长绝对负责,也就是说由战略中心来专司企业战略发展研究,企业文化构建和品牌推广宣传三位一体,这样做的好处是确保企业战略从上到下一个声音发声,避免各说各话,各行其是从而分散企业管理效能。

二、虽然说企业品牌的对外活动推广和企业战略与文化构建似乎有一定距离,但是企业出现问题恰恰就在这一块-----上面说的和下面做的不一致,所以这就更需要从战略运营中心这一个口来上下衔接,彼此通气。

也就是说,企业战略运营中心必须是企业上层了解企业前沿动态的窗口和企业基层反映运营中存在问题的途径(可看做是企业的信访窗口),从而达到扁平化的信息传播和集约化地管理运营。

究竟是哪些城市在看《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

自《邓》剧播出以来,尽管剧情也很真实地反映了那段令全中国人刻骨的历史,中国一线演员阵容也很卖力地表演,但是,就全国收视的平均水平来讲与《亮剑》《甄环传》,甚至是今年的热剧《伪装者》与《欢乐颂》都不可相提并论。

尽管中宣部,广电总局给各地发文要求在地方台和卫视播出,但是到了晚上搜索电视节目时却发现除了深圳卫视在播出以外,其余像东北,西北,华北,华东,甚至华西地区几乎看不到该剧,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人文从来只讲利益不讲科学,这就好比政治永远只讲权力而不论真理的道理一样。明白这个道理后就不难搞懂为什么只有深圳卫视在播《邓》剧而全国寥寥的原因了。

正如老毛所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场波及全中国十几亿人的改革,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一句真实的谎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这是多么好的理想与许诺哈!这和当年毛许诺的“打土豪,分田地”一样的震撼与令人激情。可是,人民永远就是人民,创造历史的永远是你们,而享受创造成果的永远只可能是权贵和极少数的时代幸运儿。

改开已近40不惑,可人民看不起病,住不起房,死不起人涛声依旧,百姓一天不上班那么明天只剩下讨饭的命,然而党的革命誓言与发展许诺依旧如绵绵江水涛涛不绝,永不断歇……

这就是为什么只有很少人的深圳在看《邓》剧的真实原因。

《为什么蠢人现在才知道马云是片子》

中国社会就是被一波又一波的谣言浪潮所毁灭的,因为,中国人从来缺乏理性相信忽悠,即使吃上一百次亏也从不惊醒和反思。所以,类似这种所谓的“一种潮流定天下,否定所有传统事”的极端言论这几年从马云嘴里忽悠出来的还少吗?可是现实社会生活真的如马大嘴所言吗?网络平台真的横扫一切线下店面了吗?现实是我从南到北见到越来越多的新店在开张,线下形势比前两年好多了,并且今天的中国也并沒有像马片子所说的“未来世界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其实,明眼人早知道泡制这番话的人无非就是想吓唬无知者以便推广自己的平台和上市融资罢了,因为历史永远不可能掌握在商人手中。所以,这些低级的传播伎俩对于一个已过不惑的老韩来说基本无甚用处。

《深圳卫视莫把中国产业问题看翻了》

丝绸起源于中国可成就于意大利科莫,深圳梁子时装如何对决韩家英设计?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中国设计滞后于世界?其实根本原因是他们不明白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中国的传统价值观落后于世界普世价值观,所以国际品牌的本质是民族文化的国际化问题

《将来的福建和浙江还会返贫》

通过饮食知贫富。福建早晚的白粥和面线糊,浙西南的梅干菜和臭豆腐,湖南四川的农家小炒,云贵高原的特色小菜等,在今天看来是地方特色菜和名小吃,可是有几人知道越是小吃小菜出名的地方在过去都是贫穷落后,资源禀賦特别差的丘陵和土地稀缺的山区,由于土地少,农作物收成少,所以吃干菜,霉变食物就成了常态,久而久之也就演变成了今天的地方特色。

比如,江浙的泡饭就反映了过去农忙,务农人来不及认真进餐就用开水泡干饭临时充一下饥,所以现在也就成了江浙饮食一道狗肉上不了台面的风景。而常吃白粥的多半是因为粮米不足用水来充兑的缘故。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 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 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名品乐购FASHIONABLE
我们还为您推荐了: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