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买手店colette结业 最后的日子它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首页>资讯>国际 2017-12-22 09:24 国际频道

12月20日,colette结业的日子终于还是到了。在宣布结束经营这一消息后的日子里,人人为之可惜,不想看着它就此无限期关门。而在colette,最后一天像往常任何一天一样,准备好商品、热闹的气氛,以最完整的样子向所有爱它的人说再见。

colette官网于巴黎时间凌晨2点左右将商品全部下架,整个页面变成了最后一次锁门熄灯的场景。

位于巴黎圣奥诺雷街213号的colette从早上10点半起就排起了长队,店里店外站满了来“留念”的人,也摆满了艺术家和品牌与colette最后一次合作的联名产品,很多已经售罄。

这个由colette过去20年的橱窗组成的画面,成为colette最后一个橱窗。所有画面隐去后,蓝色背景上显现出一句话“Colette C’était Chouette”(colette过去很棒)。

在宣布关店消息后不久,colette和法国快餐品牌Blend一同开发了一款蓝色汉堡,名字就叫“The Farewell”,当作是送给colette粉丝的告别礼物。为了最后吃一次位于地下一层Water Bar的蓝汉堡,很多人排了一个小时队。

今年对于colette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既是20周年也是和大家说再见的一年。上个月,colette刚刚启动的20周年庆生企划推出了le Relais(接力)概念,在一连串联名驻店品牌名单中,Saint Laurent正好是闭店前的最后一个。

离开了colette的Sarah Andelman,也将成立自己的咨询公司“Just An Idea”,新公司的工作重心跟她之前做的并没有太大不同,帮助品牌和艺术家做创意策划。

在宣布关店消息后不久,colette和法国快餐品牌Blend一同开发了一款蓝色汉堡,名字就叫“The Farewell”,当作是送给colette粉丝的告别礼物。为了最后吃一次位于地下一层Water Bar的蓝汉堡,很多人排了一个小时队。

colette的最后几个月都发生了什么?

colette在大限将至的半年内,每个月都会挑一个品牌进行快闪合作,包括:Balenciaga、Les Vacances de Lucien、Sacai、Thom Browne、Chanel等,而压轴品牌Saint Laurent则于今天和Colette一起闭幕,colette关门后的店铺空间也将由这间法国时装屋承租。在colette最后这一波合作联名里,colette把他的二楼整个变成了单一品牌的展示区,所有品牌和colette合作的商品,都是你可以买到该品牌最便宜的商品。

在这里,能睡到Thome Brown的床,并且能看到秀场专属的独角兽装饰,包包索性被按上了墙面进行展示。

colette的头牌星粉老佛爷则亲自设计了Chanel x colette LED爱心灯牌,还推出了一系列亲自参与设计的单品。“Chanel loves colette”的涂鸦加上老佛爷Karl的亲笔签名,让这款特别设计的限量T-Shirt一发售就被抢空。Chanel和菲董、Adidas炒卖到20几万的三方联名鞋子也是在这里抽签买。全世界超难买,巴黎一直断货的流浪包,这里货齐,不限购。

最后一个品牌是Saint Laurent。所有联名单品均由Saint Laurent创意总监Anthony Vaccarello亲自合作设计,带有Saint Laurent标识。同期展出由荒木经惟拍摄,名为「Saint Laurent Shiki-in」的16张照片。联名系列除去服饰以外,更有Baccarat水晶配饰,耳机音响等多种单品可供选择。临关门,还请来了Travis Scott合作出品精选黑胶唱片选集。

世界上最成功的买手店

从1997年到2017年,colette由创始人Colette Roussaux和女儿Sarah Andelman经营了20年。开店至今,colette始终独立运作,没有开设任何一家分店。母女的公寓就在colette店铺楼上,colette是她们生活和精神的延伸。

店里所有单品是她们母女俩带领买手们,凭借自己的眼光和见识在世界各地一件一件独立采购的。Sarah Andelman也被评为全球最好的时尚买手之一,品牌们争相和她合作。Sarah及后来的买手团队只根据自己的审美和喜好挑选。选货范围不仅限于时装,任何生活方式或者科技类产品只要够新够独特,都会被选在店里售卖:从音乐胶片到女装、男装、首饰、手表、鞋子、电子产品、美容产品和发饰这里都有,面向所有消费者,不知不觉地让大众们认识到了许多的“小众”品牌以及设计师们。

成功运营的整整20年间,colette开创性地让顶级奢侈品牌和新锐设计师产品、街头品牌联名合作混搭在一起,改变了时尚圈的游戏规则。Off-White在Virgil Abloh还没创办品牌之前,colette就已经开始与他展开合作了,还有当时刚从Supreme过来的Luke Meier。Luke Meier初创的男装品牌甚至被安排到colette的设计师区域,与Raf Simons、Valentino和Dior Homme等大牌放在一起。过去20年里,将近9000个品牌在Colette出现过,其中不乏后来逐渐声名显赫的设计师名字。

世界上最会做联名的买手店

十多年前,Colette女士和Sarah就在与年轻设计师的对话中发掘了联名合作模式,而合作商品则会在colette店里独家限量发售。colette所在的街区第一次排起长队是在2003年,因为其推出了Nike x Stash。2004年,colette与Commedes Garçons合作快闪店,创造了大批经典的联名产品。逐渐的,品牌开始主动提出合作。

另外一个出乎意料的合作,莫过于Hermes破天荒地和colette合作,共同推出限量版丝巾,以代表colette的黑底蓝波点为主,中间则低调的印有微型Hermès Logo。这次不同寻常的合作至今为人称道,也打开了colette和一线大牌合作的大门。从一开始的运动鞋、配饰,到后来的车,饮料,科技产品和宜家购物袋,甚至还有iMessage的表情包。据不完全统计,colette平均每年跨界超过百次。正是在此过程中,colette才逐渐拥有了独一无二的地位。对于联名,Andelman也保持冷静,她认为,仅仅靠联名生存也不可能,必须要首先拥有独立生存的能力。

colette与品牌合作时表现总是很强势,这体现在推出的产品几乎都带有它的蓝白主色,极具辨识度。“colette blue”也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一个时髦无比的名片,当人们看到这个蓝色时,第一个会想到这是colette的颜色。不论是联名系列,还是Pop-up Store,在很多著名的跨界合作中,品牌都选择了这个颜色来代表colette。

colette在最好的时间戛然而止,给买手行业留下了什么?

回看过去的业绩,2016年colette销售额为2800万欧元,其中电商占了总销售额的25%,经营结果好到让人羡慕。colette对于时尚界就是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只要在每年包括时装周在内的关键时期,品牌们都甚至愿意支付60000欧元的价格,只为在店铺的橱窗展示商品一周;就算在非关键期,费用也在每周20000欧元。

母女二人凭着自身独特的品味与敏锐的时尚触觉,塑造了这家全球最经典、最具个人特色的概念店,其强烈的风格与先锋的眼界让人印象深刻。对于这样一家特立独行的店铺,影响其运营的因素或许不是这个行业最看重的业绩数字,在今时今日结束,我们也不必担心看到第一买手店落败后的模样了。

colette的结业从某一方面来说,不可避免遭遇了宏观经济和零售业变革的影响。电商的领域性优势、年轻消费者口味多变多重冲击着实体业务,表象之下其实是,包括中国在内时尚零售业态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实体型买手店应该早就不再是店铺或逼格本身,否则只能沦为年轻一代的拍照背景。将平台化的经营与服务付诸线上与线下,将差异化、有深度的产品、文化、体验打包于一体才是该有的面貌。这其中包涵,以目标客户群需求、喜好与风格为考量。买手店的角色从“表现买手个人风格,吸引消费者”转变为“买手透过专业,解读目标消费群体特性,利用商品开发和选款,满足消费需求”。另外,针对还在学习中的中国买手,能理性读懂趋势、品牌和数据,做出风格同等重要,掌握大数据亦都能增强买手决策的准确性。具有国际观的买手团队也是成就一家好的买手店不可或缺的。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我们为您推荐了: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