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谷芳 历史浪漫传奇的最后一代

首页>资讯>名人故事 2018-03-12 10:26

冬夏一衲,白衣布履,袖展茶席,清风墨笔。林谷芳,自称“历史浪漫传奇的最后一代”,在山房禅室、水泥森林、大地江河之间行走:眼前见禅林,身后隐江湖,手中拈尘世,心里鉴人生。

他的身上始终散发着“闲敲棋子落灯花”的从容和淡定,而这“青山不厌三杯酒”的大气沉着,佛性禅心地映现在他66年的人生观照中。

  林谷芳先生那些事

台湾著名禅者,音乐家,文化评论人,佛光大学艺术学研究所所长,台北书院山长。六岁有感于死生。高一见书中句“有起必有落,有生必有死;欲求无死,不如无生”,有省,遂习禅。同时间,亦因一段因缘走入中国音乐。四十年间,于音乐,始终观照道艺一体;在修行,则“出入禅、教、密三十年,不惑之后,方知自己是无可救药的禅子”,遂对向上一路,多所拈提,常以剑刃上事砥砺学人。他数十年间行走海峡两岸三百余次,被誉为“台湾文化界数十年来唯一持守中国牌而不倒之文化标杆”。

  少时开悟:习禅修性,特立独行

1950年,他出生于台湾新竹的一个普通家庭。他天生敏感,常怀细微之心,这是他与同龄人最大不同之处。

6岁那年,他与小伙伴们一起在晒谷场玩耍,看到一个自缢之人的尸体停放在屋外的长条板凳上。幼童之年第一次看见死亡,这对林谷芳震动很大。生与死、来与离这样的哲学问题,在林谷芳还是一个孩童时,就已经入了他的脑、他的心。

小学六年级时,林谷芳开始自修道家气功。后来,林谷芳在学校附近的一个书摊上偶然翻起一本禅书,书中一句话让他醍醐灌顶--“有起必有落,有生必有死;欲求无死,不如无生。”他从中省悟生死轮回之道,开始习禅,而习禅的目的是要“了生死”,因为“既然不想在生死中轮转,那就在生死的源头做一个‘无生’的了断”。

  禅剑之道:两刃相交,无所躲闪

林谷芳常游走于”出世“与”入世“之间。他以“禅者”自居,且修行多年,但却用阳刚的“两刃相交”四字去解读“禅”。

林谷芳说,“禅,是以最明快直捷的态度面对生死的,尽管无常迅速是佛子的共同体会,但就在现世中想直接超越死生束缚者则莫过于禅,它使死生大事永远是禅子的第一公案,而悟者的世界也必聚焦体现在这根柢天堑的超载之上,历代禅门宗匠最迷人的生命风光尽现于此。”

当剑禅合一,生命的本质在两刃相交时,即能体现生命之如实,否则“禅又何必以剑之相向来比喻参禅”。“禅不是告诉你该做什么,而是教你放下,告诉你不该做什么,如何不为生命添加负累。”林谷芳说。“禅者就是到什么时候就做什么时候的事,会轻松地归零”。

“禅者是什么?禅者就是春天做花、夏天做鸟,是秋天的风、冬天的雪。普通人觉得出世、入世难,是因为有太多的计较和思虑心,而禅者就是要很深地观照生命本身,生命到了哪里就去遵循哪里的自然法则,截然转身,毫无牵扯。”

两刃相交之间,他游刃有余,只因他,是一个禅者。

人文浸乐:谛观有情,宛然如真

高中时,林谷芳在台湾北势溪(今已沉于翡翠水库)的鹭鸶潭上行舟,忽闻一曲《江干夜笛》。清亮悠远、洗尽尘俗的笛声,深深地触动了林谷芳:“历史侠情、唐宋诗心顿然现前,才知原来音乐的牵引可以如此直接,于是就一头栽了进去。”

此后,林谷芳参加学校的音乐社团,学吹笛子,后来又选学了琵琶。而对于中国音乐和中国文化,林谷芳有话要说,并且掷地有声:中国文化独缺音乐一环!

  “为何音乐这么多,接触的人那么少?是因为急速的现代化使传统变得稀薄?”

“乐器是一把钥匙。器乐重要,音乐世界里谁都不敢轻忽它,而乐器是器乐的载体,重要自不在话下。”林谷芳认为,“乐器与生命属性的连接,不只反映了中国器乐独特的历史发展,更根柢地映照了中国人在音乐乃至生命上不同于西方人的一种态度。”而从艺术特质切入,“你会发觉中国音乐自成天地,独擅一格。”

谈到中国乐器,林谷芳不能不谈琵琶。他说,“琵琶是胡乐中国化的典型,与琴在历史中颉颃消长,相对于琴的清微淡远,琵琶则以文武兼备、出入雅俗之姿于生命的诸面相逞尽风流”。

  五年之约

五年前,圣得集团董事长罗文亮在台北书院与林谷芳老师有过一面之缘,有幸聆听了林老师的讲学,被其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和他的人格魅力所感动,遂有邀其讲学的念头,期间与林老师多有沟通互动。如今,机缘成熟,林谷芳老师欣然应邀,前来圣得西润心讲堂开讲《儒释道三家与生命空间的扩展》,让儒释道带给我们生命广阔的空间,提升我们的幸福感!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我们为您推荐了: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