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非首都功能疏解 多家已关闭批发市场隐蔽招商营业

首页>资讯>国内>正文 2018-05-28 14:00

“房租每月交一次,不知道这样胆战心惊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是个头。”5月2日,北京南四环大红门桥东北角北方世贸轻纺城东门多家面辅料商户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能呆多久是多久,毕竟在北京好挣钱。”

作为华北地区最大的面辅料批发市场,北方世贸轻纺城在中央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成为大红门地区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其中之一。一年前的2017年9月中旬,该批发市场已经关停,4万多平方米的建筑被清空。

按照北京市委市政府的部署,批发、仓储、物流的疏解关停工作必须于2017年年底全部完成。2018年丰台区政府多次公开发布通报,大红门地区的疏解工作全部如期完成。

然而,《中国经营报》调查发现,包括北方世贸轻纺城在内的多家被疏解关停的批发市场自今年3月开始偷偷招商。记者走访统计的数据显示,至少有1000家商户在原来的批发市场偷偷开业,这1000家还不包括围绕着大红门原有商圈、依赖民房等作为仓库开展批发业务的“游击队”。

记者采访发现,以方仕国际轻纺城为代表的相当一批批发市场,在疏解关停通知多次下发后仍然坚挺地不予撤离,让已经撤离的企业感到“不公”。

曾经关停搬离的鑫海展示中心自今年3月开始偷偷招商,鑫海国际一负责人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明确表示,“这种做法是假疏解、假升级。”

在隐蔽营业的背后,是十分复杂的产权关系,以及当地各个利益群体之间的纠葛。而当下,曾设立在大红门的南苑乡政府功能疏解工作办公室已经撤离。

隐蔽招商、营业

正天兴皮草研发中心,位于大红门桥东南角。5月21日,部分商户重新开业。“之前市场疏解关停后,我到了沧州继续做批发生意,可是那边没有生意,原来的客户都在北京。”批发市场的陈先生表示,既然这边还能够做批发生意,为什么不回来呢?

而正天兴皮草研发中心已于2017年9月30日疏解关停,同样作为四环外较大规模的鑫海展示中心也于同日疏解关停。多位现场商户告诉记者,鑫海展示中心的商户之前已经陆续偷偷回流重新开业,甚至由于商户过多,鑫海品牌基地也曾出现“一铺难求”。

记者不完全统计,这些“偷偷营业”的商户集中在鑫海展示中心、鑫海品牌基地、大红门锦绣众创空间、瑞锦丝绸文化展示中心、正天兴皮草研发中心、北方世贸轻纺城、鸿都国际轻纺城等多个曾被疏解关停的批发市场,总数超过1000家。

于2017年9月30日关停的星海展示中心,近期又开始重新隐蔽招商

“我前几天仅仅试探地放风说开始重新招商,结果一天内要求回流市场的客户达到400多人。”一被疏解关停市场的前招商部经理告诉记者。

多年的经营沉淀形成了大红门地区浓厚的批发业态商圈,这1000多家商户还不包括围绕着大红门原有商圈、依赖民房等作为仓库开展批发业务的“游击队”,他们不想离开北京,都在观望着疏解关停工作的持续性。

鼎盛时期的大红门,拥有45家市场、2.8万个商户、8万名直接从业人员,掌控着北京服装交易量的70%,然而繁华之外则是环境杂乱、交通拥堵、周边居民缺乏活动空间的尴尬。

多次下发通知关停而未关停的方仕国际轻纺城

2014年2月,中央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战略,随后包括大红门地区批发市场、动物园批发市场等疏解关停开始启动。根据北京市和丰台区的部署,通过拆除腾退、关停调整、升级改造,大红门一步步从批发集散地向生活服务业示范区跨越。

北京市委市政府部署,批发、仓储、物流的疏解关停工作必须于2017年年底全部完成。2018年丰台区政府多次发布通报,大红门地区的疏解工程于2017年底已经全部完成。

已经拆除关停的北方世茂轻纺城,遗留的裙楼又开始营业了

鑫海国际一负责人认为,方仕国际轻纺城影响了整个大红门地区的疏解工作。正天兴皮草研发中心和鑫海展示中心负责人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表示,“重新招商就是赌气,方仕能开我也能开。”

大红门疏解工作办公室主任卢大文对此表示,大红门地区应该是基本完成疏解关停任务,后以“因工作变动”拒绝了记者进一步采访。

纠葛关停时间

采访中被多次提起的方仕国际轻纺城也被列于“疏解”的名单上。记者了解到,从2017年11月30日的最后关停时间,到多次后延至2018年5月1日,方仕国际轻纺城关停的时间多次向后推迟。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至2016年期间,大红门地区陆续疏解关停的面辅料专业市场包括京都纺织品市场、众人众布料市场、万鑫市场、源鑫达布料市场、大红门纺织市场、正天兴棉布辅料市场、锦绣连发窗帘市场等。

2017年上半年,在关停了鸿都国际轻纺城、北方世贸轻纺城后,被疏解的商户把目光全部聚焦在北京四环外需要关停的三家面辅料批发市场,它们分别是方仕国际轻纺城、正天兴皮草研发中心和鑫海展示中心。

由于相邻批发市场的关停,大量商户进入这三家批发市场。“这三家批发市场聚拢了2000多家商户,基本垄断了面辅料市场,生意好坏可想而知。”一批发市场负责人告诉记者。

但三家批发市场均在疏解关停范畴。包括时任丰台区副区长高峰在内的多名丰台区各级领导,在大红门疏解会议上明确指出,“要在2017年年底全面关停大红门地区面辅料批发市场。”

这三家的去留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在“要关一起关”的协商下,2017年9月19日,大红门疏解工作办公室、南苑乡政府、大红门村委会共同下发疏解公告,正天兴皮草研发中心和鑫海展示中心于9月30日关停,方仕国际轻纺城于11月30日关停。

“三家市场关停时间节点不能变,必须在2017年底完成大红门地区面辅料市场的全面关停。”南苑乡常务副乡长王健曾在会议上强调。

在正天兴皮草研发中心和鑫海展示中心如期关停后,方仕国际轻纺城截至目前没有关停。正天兴皮草研发中心招商部经理卓先生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仅以“不公平,受骗了”来回应,却不愿意过多阐述。

2018年4月18日,鑫海展示中心一大批商户曾与大红门村委会协商公开回归。视频记录下的大红门村委会书记于连山曾表示,“方仕国际轻纺城要关停,不符合业态的都要清理出去,5月1日前必须收回来。”

记者采访中获知,如今方仕国际轻纺城租金翻倍上涨,但方仕国际轻纺城已经和商户签订了“关停协议”,只是何时撤离依然没有时间表。记者多次致电并短信方仕国际轻纺城董事长黄方贵,均未得到回应。

方仕国际轻纺城如今仍然还在经营中

市场内商户并不能心安。尽管有商户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表示,“市场方面说他们有政府关系,不会关停。”不过,也有商户表示担忧,“关停应该避免不了,还是要早早打算以后的去处。”

产权情况复杂

丰台区政府公布的45家疏解关停的批发市场,产权关系复杂,它们分属央企、国企、集体、自营等,但基本都属于违章建筑,频发的安全事故多次把这些批发市场推到风口浪尖。

在北京启动疏解关停工作后,这些批发市场加建违章建筑的速度反而急剧增加。根据公开资料,2015年和2016年疏解关停期间,方仕国际轻纺城在原有两层的基础上,又加建了两层,增加面积约3万多平方米。

进行翻新并继续开展批发业务的,还有通久步云大厦、锦绣众创空间、瑞锦丝绸文化展示中心等多家曾经被疏解关停的批发市场,其中多家批发市场曾被丰台消防支队强行查封和处罚,但他们仍然在不断承接曾经疏解的商户。“政府有关部门的巡查、监督是不是没有到位,还是走了过场?”杨沧海曾向多个部门反映。

想办法转型升级成为批发市场留下来的唯一理由,福海国际服装时尚文创e中心、五方天雅互联网+女装体验中心、百荣世贸商城等成为45家批发市场中9家转型升级留下来的,这其中并不包括方仕国际轻纺城等。

大红门疏解工作办公室曾出台过《大红门地区商品交易市场升级改造标准》,明确了升级改造的商品交易市场准入标准和升级改造标准,其中明确提出,市场必须具备国有土地使用证且使用性质为商业服务设施用地,应取得规划、建设审批手续,以及取得消防、环保、卫生、工商等行政许可手续等。

“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十九大报告都对疏解非首都功能提出明确要求,我们要紧紧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2017年底将45家市场全部疏解完毕。”丰台区委书记汪先永曾说。

在鑫海展示中心董事长杨沧海看来,违章建筑不拆掉,至少应该完善土地等合法手续,商场应该符合升级标准。升级后还是原来的业态,人还是那帮人,就是重新装修而已,“这是假疏解、假升级。”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我们为您推荐了: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