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平线的智慧零售现在的解决方案长啥样?

首页>资讯>国内>正文 2018-06-14 00:00

新零售概念自提出后迅速风靡,不但成为行业热词,吃瓜群众也都对此耳熟能详,风口一时无二。零售业者不说两句新零售,仿佛就快被时代抛弃。

但一直以来,业界对于新零售的本质(或内核)却各有解读,分化出不同的实战派系。正如少林分南北,华山有“剑”、“气”二宗之争,新零售占据群峰之高却未能一统天下,或许正源于其核心意义的分散性。“新”是一个相对属性,寓含了渐变到突变的过程,搭配名词显得锋锐,但随着时代变迁或许会面临招式用老的局面;而新近被多方提及呼喊的“智慧零售”,用“智慧”点题,表明性状,听来传统,但达意上显得聚焦。从去年至今,“智慧零售”的提法已经至少被苏宁、腾讯和地平线三家企业应用,本文将介绍的地平线就是其中最新的一家。

媒体无意从概念名称的悦耳与传唱度上去分高下,“智慧零售”与新零售一样拥有诸多门派,在“智慧”二字的统摄下显得不那么分散,总体与媒体所倡导的智能商业指向一致。在2018亚洲CES展前夕,媒体与地平线CMO、智慧零售事业部总经理陆晓明进行了沟通,就其个人的零售心得与地平线的智慧零售远景交换了心得。

  数字化是基础

数字化是零售智能化转型的基础。对传统零售企业来说,他们要试着理解线上企业经营流量的方式和思路,试着从经营商品到经营顾客的全生命周期;而对于提供数字化技术的企业来说,通过全面完整的数字化改造得到具有一致性的结构化数据是第一步。从电商时代走来,对线上数据的分析已经成为基础能力,但线下零售有着更为复杂的场景和变量,定位与分离标签颗粒的复杂程度更高,数字容器也必须改头换面。

在地平线全新推出的HOBOT智慧零售解决方案中,内置了旭日处理器的摄像机成为了线下零售数字化的基础硬件。作为早已在自动驾驶领域成名的嵌入式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地平线自主研发的旭日处理器有着完整的视觉能力,能够在前端直接运转视觉检测方案,实时转化为管理者所需的结构化数据。

在数据颗粒度上,地平线依例从人、货、场三个维度来进行分解。在消费者端,消费者的基本属性(性别、年龄等)、喜好、习惯、会员匹配等构成基本颗粒;在商品端,单品的被关注度、购买率、商品购买组合、库存等构成基本颗粒,而在场景端,消费者的动线/轨迹、区域热力分析、店面排布及陈列规划等构成了基本颗粒。

地平线的智慧零售现在的解决方案长啥样?

地平线的智慧零售现在的解决方案长啥样?

最初的数字化发轫于营销端,打通线上线下会员体系是重要的一步,精准推送结合相对近场的零售,使得消费者进入了沉浸的零售时代。随着数字化的深入,经营端和管理端开始配合营销端进行改造,自动化工具出现,更复杂的统计系统成为新一代零售的标配。媒体以为,将一个区域内的零售全景进行数字化是信息折叠的过程,从二维到三维的转化,赋予了决策者全新的穿透视角来理解生意。同时,智能技术加持下数字化也是一个减少混沌的过程,它直接跳过不精确的数据源采集,替代过去复杂粗暴的统计方法和误差,利用实时采集得到了最清晰的数据集合,统计不再云遮雾绕。

在地平线的数字化能力下,品牌管理者可以更具针对性地经营消费者、管理和培训店员、实时监测和调整SKU及库存、优化产品陈列与组合等;而对于大型购物中心的经营者来说,人员动线与区域冷热记录是最优质的数据资产,在店铺租售与促销广告位的安排上可以提供鲜明的“提示”。在所有人都在喊降本提效的年代,管理端或许可以是不同于经营端的新视阕。

在陆晓明看来,当下的传统零售面临着年轻客源流失、数据缺乏以及数据使用方法缺失的三大痛点,而后两者都可以依靠数字化转型来解决。在零售的变迁史中,变化的永远是技术、工具和手段,不变的是人货场的商业本质,而新一轮零售的基础技术就是数字化。拥有自主研发芯片的能力是地平线的优势,但似乎尚未与其他进行数字化改造的企业拉开差距。媒体期待地平线能进一步发挥研发优势,并在零售数字化上提出更超越的理念。

  “零售企业ERP”

阿里巴巴CEO张勇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出,阿里理解的新零售是大数据驱动为基础的人、货、场的重构。如今看来,“重构”的工作确实有亮点,但更多体现在不断出现的新物种上。无人超市引领的无人店概念、盒马鲜生带来的全新零售门店体验等都在重构“场”上戏份十足。

而在重构“人”和“货”的层面,几家争鸣,但都万变不离其宗。所谓重构“人”,是在数字层面建立人的全息画像,获得其完整映射,再看米下锅,精准运营;重构“货”,往浅了说是选品、陈列等的店内运营,往深了说是通过前端的调整带动后端供应链的变化,把“供应链→需求链”的关系倒置,既能帮助调整其产线资源配置,也能倒逼其价值链升级。客观来说,做到这些并不难,难点在于全产业链的协同。

曾鸣教授在6月4日发表了题为《互联网的下半场,拼的是协同效应》的文章,揭示了他心中流量为王之后的全新游戏规则,定义为“协同效应”。曾鸣强调,这是一个比网络效应更深刻的,未来任何企业竞争的价值源泉。协同效应的本质在于,相对于工业时代比较传统的,封闭的线性的供应链管理体制,整个社会可以用一种多角色、大规模、实时的社会化协同的方式,基于网络来创造新的价值。

因此,当我们提及智能商业时代的供应链变革时,必须意识到C2F或S2b仍非完全体,“动态C2F”或“动态S2b”或许是下一个阶段需要努力的方向。

产业链的动态协同是地平线的远景,他们目前努力的方向是先做到集团、企业、品牌、购物中心等内部的全面协同。陆晓明认为,要让地平线的智慧零售走进千家万户,就必须对传统零售企业的管理思维、组织架构和人员体系进行更新。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也是智慧零售彻底走深的必由之路。

陆晓明先后担任过欧莱雅、万宝龙等国际一线零售品牌不同事业部的高管,相比同行业一干技术出身创业者多了一重管理层的视角。在外资企业工作时,陆晓明第一次接触SAP系统,经历了一段挣扎的思维转换过程。联想到同样面临化茧成蝶前的阵痛,陆晓明提出了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地平线的智慧零售解决方案是零售企业的ERP。”

地平线是一家比较软的硬件公司,原因是它们制造芯片,同时提供解决方案。对于智慧零售事业部来说,摄像机是硬件,数据采集和分析系统是软件;但从广义上看,我们也可以说集成在店内的一切数字化系统是硬件,而这套系统对组织管理架构的重塑才是真正的软件。组织中各部分互动的广度和密度决定了潜入行业的深度,推导至产业全链也同理。

“人是万物的尺度”不可谓不绝对,但人的价值的确并非数据可替代。组织管理者如此,消费者更是如此。对前段时间风口正盛的无人零售,陆晓明谨慎地给出了不看好的判断,原因是消费作为体验是无可取代的。在陆晓明的理论体系中,零售从不单单是“人货场”,而是“人货场+体验”的3+1结构,且体验统摄前三者。

地平线的智慧零售现在的解决方案长啥样?

回溯国内的影院进化史,当年的冷板凳大广场公映的电影只是满足了基本的信息需求,而市场化后拔地而起的影院依然无法与小区楼下的光碟出租屋竞争,但如今的影院配合爆米花和奶茶已经成为了约会和消磨时光的不二选择。考虑到如今在网上看视频的便利程度已经远超当年的光碟出租屋,体验的提升带来的新商机不言而喻。当前的线下零售业态曾在长时间内适应了各地粗放式城市化发展的进程,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深化,实体零售业态需要新的肌理,而更健壮的胳膊也需要更强健的大脑。

“你看,现在开电影院的和以前开电影院的肯定不是一拨人,什么网上订票、选座、支付啊都是新的,管理思维也变了,这是不是也像换了ERP?”陆晓明眯着眼一笑。

地平线给出的智慧零售解决方案有着自研芯片和数字化结果全面、专业的特点,零售企业ERP更是让人初听惊艳的比喻。不禁遥想,未来如果有一家企业真能打通产业链,做到全链路的动态协同,是不是可以叫“产业ERP”了?这是一统江湖、春秋万载的生意,现在谈似乎为时尚早;但如果再不上智能商业这趟车,昨天的黄花菜可就快凉了。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我们为您推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