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e主编Anna Wintour离任谋求更高职位?

首页>资讯>国际>正文 2018-07-12 11:06

美国版《Vogue》主编Anna Wintour女儿与已故意大利版Vogue主编Franca Sozzani儿子的婚礼举办在即,关于Anna Wintour将离职的消息再度甚嚣尘上。

据外媒援引消息人士透露,《Vogue》最重要的9月刊筹备工作将于下周完成,而Anna Wintour离职的消息将在9月刊推出后公布,届时英国版《Vogue》主编Edward Enninful将从伦敦搬到纽约接管美国版《Vogue》。

Anna Wintour带领Vogue团队以康泰纳仕为基点,向外扩展建立的多元、广泛时尚生态系统,影响力已远超时尚界


值得关注的是,Instagram时尚总监Eva Chen也被视为潜在人选之一,其他候选人还包括Mark Holgate、Sally Siner和Amy Astley等。

Eva Chen本名为陈怡桦,从小在美国长大,在哥伦比亚新闻学硕士毕业后,Eva Chen正式开启其时尚职业生涯,先后担任过《ELLE》撰稿人、造型师,《Teen Vogue》杂志美容主编和《Vogue》中国专栏作者,并引起了Anna Wintour的关注,在2013年被任命为《Lucky》杂志主编,成为第一位80后华裔女主编。2014年8月,Eva Chen加入Instagram。

不过比起继任者,业界对Anna Wintour的下一步去向更感兴趣。

尽管《Vogue》母公司康泰纳仕集团已否认Anna Wintour将离职,且英国版《Vogue》发言人表示Edward Enniful接任消息并不属实,但有业界人士认为,Anna Wintour只有放弃主编的职位才能在集团获得更高职位的头衔。

另有消息人士透露,离开康泰纳仕后Anna Wintour将投入到政治生活中,或者返回其家乡英国领导一个全新的项目,甚至可能为皇室工作。自Anna Wintour去年春天获得由英国女王颁发的荣誉勋章后,今年2月她与女王同坐出席Richard Quinn时装秀更加强了外界的猜测。

此次传闻再度为时尚界的未来发展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目前可以预见的是,至少以美国版《Vogue》为中心与Anna Wintour相关的时尚传媒体系将受到不小的冲击。

正如Racked网站一篇文章所述,“Anna Wintour重塑了时尚界最重要杂志的过去30年,而这本杂志又塑造了我们”。现年68岁的Anna Wintour于1983年加入美国版《Vogue》,仅5年后即获升任主编职位,后于2013年被任命为康泰纳仕集团旗下所有出版物的艺术总监。

除了因Meryl Streep在电影《穿Prada的恶魔》中塑造的时尚女魔头形象被公众熟知以外,Anna Wintour对《Vogue》乃至整个时尚出版业的贡献不容小觑。

作为首个开创了“时尚大众化”这一先锋理念的时尚编辑,由Anna Wintour负责的第一期《Vogue》因封面采用以色列超模Michaela Bercu身着一件1万美元的宝石镶嵌T恤搭配一条仅50美元的牛仔裤而迅速引起轰动。

此后Anna Wintour又对时尚杂志开启了划时代意义的革新,她摒弃采用模特担任封面主角的传统模式,破例采用明星艺人拍摄封面,此举直接推动《Vogue》在美国销量大增,时尚与娱乐融合后开始更多进入地公众视野,阅读时尚杂志与关注流行趋势在明星和媒体的相互影响下,逐渐成为大众生活的一部分。

纪录片《The September Issue》清晰地呈现了Anna Wintour在制作《Vogue》九月刊中从模特服饰选择到成片拍摄、封面修改对每一个环节的严格把控,传统时尚杂志在其主导下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

然而随着近年来数字媒体的兴起,已陷入颓势的时尚出版业伴随剧烈的人事动荡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此前更有传闻称康泰纳仕集团新任董事长Jonathan Newhouse并不喜欢她强烈控制欲的作风。

有业内人士指出,Anna Wintour离任传闻若属实,或进一步削弱时尚编辑在大众心中的权威形象。

纽约时报时装总监Vanessa Friedman则认为Anna Wintour对时尚界的意义远不止传媒领域,在其发表的文章《Imagine a World After Anna》(想象一个Anna之后的世界)中谈到她在帮助Marc Jacobs入驻Louis Vuitton、Thom Browne任职Brooks Brothers以及John Galliano在被Dior解雇后的回归时尚圈所起到的关键作用。

在发掘时尚界的新生力量方面,Anna Wintour于2001年建立的Vogue/CFDA时尚基金曾因新奇的审美标准一度被业界戏称“请Anna穿衣”,但事实证明Anna Wintour眼光独到,由该基金赞助的包括Lazaro Hernandez、Joseph Altuzarra和Jason Wu等设计师均在日后获得了不同程度上的成功。

Vanessa Friedman虽未描绘“后Anna时代”的《Vogue》时尚基金会如何发展,但随着其影响力在全球的辐射范围越来越广,所选拔的设计师数量也呈现与日俱增的态势,可以预见的是现在无疑要面对更多元和复杂背景的新兴设计师。

此外,由Anna wintour主导的时尚盛会Met Gala也将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名义上Met Gala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馆慈善晚宴,该活动目的是为博物馆募资,理论上与策展分离并服务于展览,但是Anna Wintour的影响力早已渗透到各个细节,无论是展览主题拟定,还是参加晚宴的嘉宾名单。

自1995年Pat Buckle卸任,Anna Wintour首次受邀担任Met Gala晚宴活动主席后,这个从1948年起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每年为服饰版块策划的时装展览传统开始被彻底重塑和复兴。在Anna Wintour手上,Met Gala也真正实现了商业上的成功。最初的小范围活动已演变为全球时尚界的狂欢。

不过一切成就也依附于《Vogue》的名声与平台,以Anna Wintour的个人影响力,离开《Vogue》当然不会像此前英国版Vogue时装总监Lucinda Chambers离任后遭遇巨大落差,但是编辑与平台之间的借势关系,向来是时尚界的悖论。

截至目前,Anna Wintour与康泰纳仕集团并未对此次传闻作出新的回应。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我们为您推荐了: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