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穿衣门”,不只是一场运动品牌的宫斗

首页>资讯>国际 2018-08-26 07:25 国际频道

8月20日在领取个人本届亚运会第二枚奖牌的时候,孙杨穿回了安踏。

相比前一天公然穿着个人赞助商品牌361°登台领奖,孙杨做出让步,不过他身披五星红旗入场,胸前的安踏logo也用五星红旗贴纸遮住,用这样“双保险”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前一天晚上,孙杨在首夺200自游泳领奖台时身穿个人赞助商361提供的服装引起争议。按照国际体育界的惯例,运动员或者运动队参加比赛时穿着运动队赞助商的服装,但是在领奖台等场合要穿着所属国家奥委会赞助商的服装。

安踏作为中国奥委会的战略合作伙伴以来一直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提供领奖服—— 龙服和一系列生活装备。2017年安踏又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官方体育服装合作伙伴,拥有包括领奖服在内的中国奥委会的权益。

作为运动员维护自己赞助商利益本无可厚非,这也是忠实履行合约义务的表现,所以自从2011年361°签约至今,极少能在孙杨身上见到除361°以外其他运动品牌。而个人赞助商与团队赞助商冲突,孙杨也不是才开始采取“应变措施”,2017年天津全运会期间作为浙江省代表团旗手的孙杨,就用国旗挡住了代表团赞助商卡尔美的标志,不过这一次他采取了更为大胆的做法,直接穿着自己赞助商品牌站上领奖台。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体育代表团以及中国奥委会的官方合作伙伴安踏表达了对孙杨着装的强烈不满,要知道同一国家的运动员身着不同的领奖服登台,在世界体育史上还不曾出现过。即便是强如迈克尔乔丹,也只是在1992年巴萨罗那奥运会登上领奖台时用国旗遮挡锐步的商标,这种做法也为后世广为称赞,毕竟这样既没有违规又尽可能维护了个人赞助商NIKE的权益。

孙杨公然拒穿中国奥委会官方合作伙伴安踏为中国体育代表团官方提供的领奖服龙服,毫无疑问是违规行为。与队友季新杰同站在领奖台上,由于两者着装不同看上去像是来自两个不同的国家,这也被部分网友指责无视国家形象。

对此,安踏方面反映强烈,据了解安踏总裁郑捷已经在事发当晚星夜奔赴雅加达处理此事,安踏也在声明中表示”个人利益决不能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我们相信中国代表团对于违纪违规的事件,将会有公正的严肃的处理决议”。

也许是感受到从安踏方面传导过来的压力,孙杨在第二天选择让步。在雅加达亚运会男子800米自由泳决赛中,中国选手孙杨以7分48秒36成绩,力压日本选手竹田涉瑚和越南选手阮辉煌,打破亚运纪录夺得奖牌,赛后他穿上了由安踏提供的领奖服登上领奖台,但他继续通过披国旗+遮盖logo的“双保险”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体育代表团方面并未就此事公开回应。

与表达强烈不满的安踏不同,此次事件的另一主角361°并没有直接回应,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也许此时好的方式就是保持沉默,借助孙杨的精彩表现进行营销。

361°不仅是孙杨本人和孙杨所在的国家游泳队赞助商。同时,361°也连续3届成为亚运会官方合作伙伴,为亚运会提供了官员、裁判、工作人员、火炬手、拉拉队、安保等一系列官方人员的服装与运动装备。

孙杨引致的361°与安踏的赞助争端,从赛事组委会的层面来说没有影响。361°运动服也好,安踏领奖服也罢,只要不违反组委会的相关规定,组委会便管不着孙杨穿哪件衣服领奖。

然而,孙杨穿衣事件还真不是单纯的运动装备商之争。目前各界的讨论声音中,大部分忽略了一个细节,孙杨首日领奖时穿的衣服,还有其他商业品牌标志。

这件黄色运动服的左右手臂位置,还分别出现了吉利汽车和华为荣耀的中文和LOGO标志。两者均是孙杨个人的赞助商。这让人颇为费解,要知道按照亚运会相关规定,非运动品牌类商业标志不得出现。

具体的规定源于一份名为《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关于2018年雅加达-巨港亚运会的商业指引》的文件。文件中第I点第2条中规定禁止除服装或运动装备生产商以外的商业标志,出现在运动员或其他亚运会参与者的衣服、配饰,或其他穿戴装备、比赛装备上。吉利和荣耀与运动用品风马牛不相及,属于被禁止曝光的类别。

现在孙杨这任性一穿,除了是个人与代表团“切磋”,说严重点甚至还是跟亚运会官方“对着干”。

在商业品牌曝光的层面上,跟官方“对着干”的居然还有游泳队自身。孙杨、王简嘉禾等中国游泳选手的泳帽上出现了显眼的乳制品品牌养乐多的标志。养乐多是中国游泳队的赞助商,在世锦赛等对商业标志曝光相对宽松的赛事上长期露出。但亚运会的规章条文对商业标志曝光有更严格的规定,按条文来说养乐多标志存在违规嫌疑。

此外,在本届亚运会的赞助商名录中,存在上述品牌的同类产品。以电子类产品为例,与华为荣耀同为手机品牌的三星电子本届亚运会赞助商。从1998年曼谷亚运会开始,三星电子连续赞助六届亚运会,也是亚运会历史上长的官方赞助商。尽管我们不清楚组委会与三星是否存在竞品排斥协议,但根据过往大赛经验,这种条款会存在,以保护赞助商利益。

正如早前俄罗斯世界杯,克罗地亚球员洛夫伦在边线喝了非世界杯官方赞助商品牌的饮料,结果被罚款。这是竞品排斥协议生效的结果。它作为一种保护赞助商的权益被收录到整份赞助合同中。

赞助商为赛事顺利举办提供财力物力支持,像奥运会、世界杯等国际大赛都通过制定严格的商业品牌曝光条款,保护赛事自身知识产权的同时也保护赞助商利益。《商业指引》文件中的规定同样体现这种保护的初衷。否则任意一个商业品牌把自己的标志印制到运动员的各类服饰上来做广告,赛事很容易变成一个自由的广告场。这通常并非赛事主办方愿意看到的局面。

不过,截至发稿时为止,亚运会官方并未对吉利、荣耀、养乐多等品牌的露出跟进处理。尤其是泳帽作为比赛装备的一部分,按理事先要交由组委会审批是否准予使用。但在20日晚上的比赛,养乐多的标志依然出现在中国运动员的泳帽上。养乐多究竟以什么样的名义得以通过组委会审核,暂时不得而知。

这次雅加达以“接盘”形式承办亚运会,引发不少关于亚运会影响力日渐不足的讨论。从孙杨穿衣事件来看,亚奥理事会如果真的制定了商业标志曝光限制规定,却无法落实,则可见其执行力何其孱弱。见微知著,亚运会的没落多少能在官方身上找到一些问题所在。

/// 孙杨让步,但运动员利益应该更加受到尊重

回到本次事件的主人公,孙杨在明知登上领奖台时要穿着所属国家奥委会赞助商服装却公然对抗,毫无疑问成为了规则的破坏者。作为一名运动员,他不可能不知道规则的重要性,但他却甘于冒着遭受处罚的风险,试探底线,而当感受到某种压力之后,他又选择回到比较稳妥的做法。

孙杨敢这样做,首先取决于他的个人实力。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首日的比赛中,孙杨就斩获游泳男子200米自由泳,这样他就成为集亚运会、世锦赛、奥运会男子200、400、1500米自由泳全部奖牌的历史。在第二天的比男子800米自由泳决赛中,他又以打破亚运纪录的成绩获得本届亚运会第二枚奖牌。可以说,孙杨是当今中国体坛当之无愧的一哥,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上,孙杨也是中国军团需要依仗 的重要力量,这让他有了博弈的筹码。

事实上,本次事件孙杨固然违规在先,但支持他的网友亦不在少数,有人认为孙杨用实际行动证明了热爱国家,穿什么衣服领奖并非什么大问题。更有人士表示孙杨作为国家队一员,只是义务为国家出战拼得荣誉,这与CBA此前出现的易建联拒穿李宁事件不同,毕竟孙杨从国家队获得的只是平时训练津贴和夺冠后奖金,而易建联从联赛领取的高额薪水中就有CBA官方战略合作伙伴李宁的赞助费。

孙杨所得利益与集体从赞助商那里获得的丰厚受益不成比例,运动员与运动队的利益分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本质上来讲,此次事件矛盾的核心并非运动员代表孙杨与代表团赞助商安踏。随着明星运动员个人的影响力日趋变大,个体的利益应该更加受到尊重,而这需要规则的不断完善。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我们为您推荐了: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