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代购时代即将终结 中产阶级将适应新的消费渠道

首页>资讯>国际>正文 2018-10-07 07:22

这是一个万亿规模的“行业”。

随着一架架飞机起落,行李箱的轱辘急速滑动横跨大洋、流转全球。人们手提肩扛,一个包,一块表、一瓶面霜、一管牙膏,组成了这个“没有生产,只有流通”的万亿级市场。

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人已然离不开代购。一方面,“富起来”的中国人需要代购。另一方面,做代购使中国人“更富了”。然而私人代购业从来都是灰色的。偷漏税、假货,与之相关的每个关键词都像是一把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剑落声至。日前,规范代购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出台。这门生意,即将消失于今年年底。

  在中国,一亿人靠代购活着

谁微信里没有几个“海外直邮保真”的代购朋友,谁又不曾拜托出国旅游的朋友给自己带几只小羊皮口红,或是找专业的海淘网站去货比三家买一只香奈儿包。眼下,代购已经渗透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代购者们在海外购买产品,再卖给内地顾客以赚取利润。他们通常通过各种渠道避开关税以节省成本。代购的主要商品之一是奢侈品。咨询公司贝恩的一份报告指出,单单2014 年,奢侈品代购行业规模在 550 亿到 750 亿元人民币之间,几乎是奢侈品牌内地门店销售额的一半。

代购“产业”的起步阶段大约在2005年。留学生或者是在国外工作的人,回国的时候顺便帮亲戚朋友带一些当时的稀罕物件,比如手表、皮包、首饰或者化妆品。当越来越多的境外导游和空姐也随之加入这一行业,一些头脑聪明的人嗅到商机,特意穿梭两地之间做起了职业代购,在国外低价购入商品,加价卖出,以此赚取差价。

代购之所以大有市场,源于中国人对于奢侈品有着天然的兴趣与好感。20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劳力士构成了当时的人们对西方世界的起初想象和共同记忆。满身logo的LV,则在90年代成为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如今人们对奢侈品的兴趣只增不减。据财富品质研究院统计,2016年中国人买走了全球近一半的奢侈品,达到1204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中国消费者境外奢侈品消费将达到1万亿人民币。与之俱增的是更多人对于购买海外高质量、便宜好用产品的需求。马桶盖、婴儿床、卫生巾、奶粉、鱼肝油,蓝莓干等源源不断的订单从国内传递到大洋彼岸代购人忙碌跳动的微信上,这种中国特色商业模式横扫欧美日韩,让全世界为中国人的疯狂的消费购买力而惊讶。

数量庞大的留学生群体活跃在人肉代购的前线。去日本留学前对化妆品一窍不通的男生,如今对La Mer面霜、雅诗兰黛小棕瓶、资生堂大红瓶、人鱼姬色口红样样精通。亚洲较大规模的批发市场之一韩国东大门,也是代购们的选货地。到处可见面容精致的中国女孩,举着面膜、手霜自拍或直播。如果翻开她们的朋友圈,晒出的几乎全是满满当当的采购成果。

2008年的奶粉事件反而推动了奶粉代购业的井喷式爆发。小山似的奶粉包裹漂洋过海来到天津、青岛、上海、宁波、广州等各大口岸城市的码头,然后被送进了千家万户。

2014年海关总署“56号文”生效,规定未经备案的私人海外代购将被定为非法。也正是政策的规范,为海外的亚马逊、乐天,本土的天猫国际、京东、洋码头等企业,迎来了在中国发展正规跨境物流电商的机遇。阿里巴巴2017年国际零售业务收入73.36亿元,比上一年增长了233%。截至今年3月份,在《福布斯》较具价值排行榜上前100名的品牌中,已有75%的品牌在天猫或天猫国际平台上建立了电商业务。

跨境电商风起云涌的时代里,个人代购依然是不可忽略的海淘力量。用澳洲举例,目前澳洲华人群体约为100万人,至少约有5%(即5-6万人)从事代购。分析师估计,仅2016这一年,澳洲代购者向中国“出口”了总值高达6亿美元的产品。

不过“年入百万”背后,不是沧桑就是肮脏。因为天气原因,飞机晚点3小时降落仁川机场,这个月第四次来韩国的花花直奔向乐天,但是因为迟到了,预定好的货已经被别人拿走了。

像花花这种全职代购者不在少数,“年入百万”都是拿命在拼。每天免税店还没关门就开始排队,一直排到第二天早上免税店开门。除了这种全职的“空中飞人”,还有大批代购买手是留学生。李晗是前年到法国留学的,她利用课余时间去老佛爷等知名商场扫货,快递回家,再由老妈分发到全国各地。然而,累死累活,李晗只挣了个生活费而已。

其实,去实体店买也是一样的。有媒体曾爆料,LV的柜姐会用提防的眼神看着每一个进门的中国人,只要是购买当季热款,柜姐就会说没货,但是5分钟后别国人却可以轻易买走中国人想要的那一款。

在代购行业已经竞争到白热化地同时,假货就如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悄悄潜入。假货泛滥后,即使真代购也总会遇到各种消费者的质疑:“你这是不是假货”、“某宝比你便宜多了”。而“自证清白”古往今来都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为此,真代购们也想了各种办法,例如建立代购群,实现内部自治。只要有人发现假代购就相互通知,发朋友圈广而告之。此外,还要玩点心理学,把顾客当上帝一样服侍并不适合代购行业,“假装脾气坏”能握住顾客的心。

不过不仅顾客担心被代购骗,职业代购们也会被骗。代购头疼和崩溃的不只是竞争和假货两条,如何“避税”是个人代购永远的课题。就是看准了代购这根软肋,一些转运公司会骗代购说货物被海关退单,要求代购承担清关异常处理费。初入代购行业的新手很容易受骗上当。

个人代购时代即将终结

法律界普遍认为,新颁布的《电子商务法》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提高准入门槛,杜绝个人代购行为。野蛮生长的个人代购,不仅侵犯了消费者的权益,也给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除了在进关的时候偷逃关税,在交易完成了也几乎没有代购会申报个人所得税,由此完成二次逃税。此次立法重申了依法缴纳税务的重要性,但是这并不是今天才有的,一直以来海关和税务部门都在严厉打击代购中的偷税漏税行为。只是由于个人代购的交易大多在线上、管理责任不明、取证难,使得海关和税务部门常常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意味着,“个人代购的时代”即将终结,未来代购市场将只剩企业运营主体。个人代购者显然也意识到了,很多人选择在大门关闭前狠捞一把,立誓要用三个月挣来三年的钱。

中产阶级的迷惘

陷“狂欢”的不止是代购者,还有消费者。但是有分析人士表示,消费者并没有必要恐慌,因为价格并不会明显上涨。代购能够赢得市场,是靠价格差。为了平衡偶尔“被税”的风险,大多数代购会把税款平摊到所有订单中,提高一些定价。因此,当代购被整顿为电商平台时,比代购多的只是部分税费。而《电子商务法》第十一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依法享受税收优惠。目前网易考拉、小红书等正规军承担的税率就远低于个人代购,未来国家还可能进一步调低税率。

《海关总署2016年25号公告》规定,个人邮递入境护肤品征收30%的税,入境眼影等彩妆征收60%的税,且总额不能超过1000元。个人携带商品通关,5000元以上部分征税,税率与邮递入境相同。价格不会大涨,权利保护却会明显提升。在个人代购企业化的过程中,代购的资质将由国家代为审查。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将塌”,年入百万的时刻终将逝去,没有代购的时代,中产阶级也将适应新的消费渠道。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我们为您推荐了: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