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行业迎来线上革新 被“云”商业救了一命

首页>资讯>国内 2020-03-26 09:05

以苏州易合集团为例,旗下有多个亲子品牌。其中,有3家梓悦亲子餐厅、8家散步的蜗牛儿童游乐场。据报道,11家门店预估损失在80-100万元之间。神采飞扬游乐公园,在全国有50家线下店,春节期间亏损更是达3000万元。

亏损的易合集团和神采飞扬,只是疫情之下亲子行业的缩影。其折射的是,母婴零售、亲子餐厅、亲子娱乐/运动、亲子教育等普遍面临经营困境。

这类品牌的特殊性在于,主要受众群体是孩子,并且重度依赖线下场景、节假日,讲究亲身体验。因此,重创难以避免。

不过,“比惨”和“等死”终究不是办法。亲子品牌积极自救,加入线上商机探索大潮流。原本存在感不强的线上业务,在疫情的“助推”下,呈现出新的可能性。

  营业母婴保健、零售

加大电商力度,直播卖货异军突起

在诸多亲子娱乐业态闭店的同时,为保障婴幼儿生活必需品和食品的供应,母婴亲子用品店依然坚挺。

孩子王、苏宁红孩子、乐友、贝贝熊等品牌,集体打出“不离岗、保供应、不涨价“的口号。

截至2019年底,孩子王门店总数为370家, 共进驻19省(含直辖市),126市。疫情期间,几乎所有门店,都做足防疫措施并坚持营业。

但受因商场闭店、营业时间调整、交通管制等因素,门店客流和营收必然受到较大影响。因此,把产品和服务搬到线上,维持用户粘性,获取营收增量,成该业态的“共识”。

孩子王通过app和小程序完善线上商品供应和服务。其联合各商家,调取货源,全力保障口罩、洗手液、纸巾、湿巾等防疫清洁商品的供应和配送。

疫情期间,孩子王还为2400万会员,增设线上育儿顾问,为黑金会员开通专属电话通道,实时解答育儿难题。

苏宁红孩子,也加大完善电商配送服务。2月10日,苏宁红孩子联合苏宁物流推出就业共享服务平台,新招2000名骑手,为消费者提供3公里范围内最快1小时到家服务。

此外,乐友、登康贝比、喜阳阳爱婴等品牌,也积极加码电商业务。

除了常规电商和服务,疫情期间母婴电商直播冒尖。

90后、95后宝妈群体不断加大。网上有个热段子:她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李佳奇一句OH MY GOD。直播电商已被验证具有较高的高转化率、多样化展示、借势热点等优势。

贝因美2020年宣布与李佳琦所在公司美腕合作,以直播的方式触达年轻消费群体。

疫情发生后,2月1日,柠檬妈咪便在快手上开启了线上直播;2月11日,中国婴童网也联合全国147家母婴领域品牌,开展以“战疫情,护母婴”为主题线上直播。

  室内亲子娱乐

移动终端产品大行其道

室内亲子娱乐,通常包括游乐园、主题乐园、潮玩馆、运动馆等。其对特定设备和购物中心实体场所重度依赖,体验性、互动性强。因此,常规室内亲子娱乐业态无法像零售业一样,进行线上交付。

肺炎疫情影响之下,购物中心要么关停,要么客流锐减。这给亲子娱乐空间的经营造成的打击,不言而喻。但危机也加速了亲子娱乐产品的居家化、线上化。

家庭娱乐设施:消费者不能外出玩乐,转而选择VR、AR等场景体验感强的家庭娱乐设施。这类产品原本就有,疫情“催化”之下,或将加速日常化。

加上5G的成熟,智能化追踪千人千面的个性化需求,其应用方面会加快进展。

恒信东方儿童此前便以“动漫+”概念,打造了动漫影视娱乐产业链一体化的服务产品,并与新西兰紫水鸟影视公司一同打造了《太空学院》IP。

借由《太空学院》,恒信东方将太空学院中“斯泰”一动漫形象融入到了AI合家欢互动娱乐产品中,自主研发了儿童电视和儿童宝盒(机顶盒)。该智能产品集智能陪伴、养成教育和互动娱乐为一体,与“纯娱乐型”家庭型娱乐产品形成差异化竞争。

得益于此前的孵化成熟,在疫情期间,恒信东方提供了包括在线AR休闲小游戏、亲子互动娱乐在内的多种在线娱乐服务。

家庭型娱乐产品不断冒尖,并结合AR、VR等酷炫智能科技,不断强化教育与娱乐的统一,受欢迎程度不断提高。

亲子教育

“求生欲”促革新,在线授课成“黑马”

2003年SARS期间,新东方全国各地分校停课,大量家长要求退款。俞敏洪付完了账上所有现金,甚至还要举债,才勉强度过财务危机。

因肺炎疫情影响,各地学校开学日期一再延期。幸运的是,在线授课已普遍被大众接纳。孩子线上听课的习惯加强了,父母为线上知识教育产品付费的意愿也提升了。

1928年美国金融危机,催生了连锁超市;SARS的催化剂功能,最明显的案例是催生出了淘宝和京东等电商;而“新冠”对线上教育的的催化效果,主要是加速其普及化程度。

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庞大。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中预测,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2.96亿人,市场规模将达4330亿元。

加上人工智能这一支“强心剂”,“线上教育”已然颠覆了传统的教学方式,正掀起一场教育革新。

精锐教育、VIPKID、腾讯、科大讯飞等企业纷纷“捐课”支援武汉,背后体现的是诸多细分教育门类,都可以在线化操作。

由于延迟了上学时间,青少年们线上听课的需求迎来小高峰。在线课程涌入大量的流量,亲子娱乐品牌开始在线上教育领域寻求突破,知识付费再次成为各家争抢的盈利点。

贝瓦成长乐园联手阿里文娱、优酷推出“在家上课计划”。通过使用互联网平台的点播、直播功能,老师和学生,可继续按进度“上课”。

此外,针对0-12岁孩子需要家长陪伴学习的特点,贝瓦成长乐园还推出寓教于乐、素质成长的“在家也能学的新课表”和“父母速学小课堂”。这些产品将有利于家长和孩子的互动。

疫情仍在肆虐,除了以上品牌,喜马拉雅、网易有道等头部知识付费企业,也都已纷纷出手。

喜马拉雅联合“村长”李锐,推出“村行陪你宅家中”等音频课程,让孩子用听的方式了解病毒。上线五天,整体播放量便达800万次。

此外,母婴陪护知识、幼儿早教课、青少年兴趣班等细分教育领域,不断有新的亲子品牌介入。

天眼查数据显示,当前以在线教育为主营业务的企业超23万家,近五年成立1~5年企业数超过13万家,占比57.6%。2019年该业态发展迅猛,新增企业更是有6万多家。

VIPKID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爆发后,咨询课程的新生家长数量翻了一倍;网易有道精品课捐助湖北地区的课程,十天便超过6万名湖北学生或家长报名及咨询。

在此以前,青少年线上辅导课程被视为一个顽疾,难以治理。经此一“疫”,利用大数据密集沉淀数据、反复优化预测,青少年在线教育或有望规范完善。越来越多的人会成为线上、线下教育机构的共同用户。

业界有观点认为,若5月份前疫情得到控制,利用劳动节、儿童节、暑假等几个重要节点大力提升业绩,或许也能弥补品牌一季度的部分损失。

  总结:

母婴零售、亲子娱乐、亲子教育业态,都有用户粘性极强的特点。疫情期间,不少亲子品牌都通过社群运营,私域流量转化等方式,完善线上商业模式和服务体系。这对减轻疫情冲击,起到一定的作用。

不过,一时的“热闹不一定能持续。线上商城、在线娱乐、在线教育等市场目前仍比较分散。亲子业态,不能简单地把产品和服务“搬”到线上,更重要的是线上也能维持有温度、有粘性的口碑。

业界对此的态度也有不同,有的将其视作“短效救心丸”,有的认为这是攻入线上商业的契机。

编辑:Allen   来源:赢商网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 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 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我们为您推荐了: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