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服装“冷与热”:服装原材料暴涨引发“抢布潮”

首页>资讯>国内 2020-10-26 14:13

表示,原材料暴涨之下,坯布、面料、印染等也闻风而动,纺织市场正在掀起一轮前所未见的轰轰烈烈的“涨价潮”。

由于纺织服装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大量贸易商采取“高报价、低成交”的策略,捂盘不卖,待价而沽,甚至选择毁约;在人民币升值预期下,进口纱也处于不报价的“封盘”状态。为保证生产交货,一场“抢布潮”也在纺织行业内拉开了帷幕。

刚刚过去的八九月份,纺织服装企业接到了大量的内外贸订单,然而企业原材料库存普遍处于低位,陡然飞涨的原材料价格使猝不及防的纺织企业普遍陷入利润大幅缩水甚至亏损的境地,纺织服装企业在执行合同还是与采购商协商解约、甚至违约之间备受煎熬。

原料价格暴涨,“抢布潮”汹涌

浙江绍兴一家纺纱企业负责人钟涛告诉媒体,棉纱行业的上半年和下半年堪称“冰火两重天”,“上半年公司几乎快要倒闭了,而现在却忙得脚挨不着地,所有客户都在催布,每家纺纱厂、印染厂、坯布厂都被堵得死死的,全行业上下都在抢购。”

江苏金太阳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也加入了这一“抢购大军”,该公司经理姜栋宇告诉媒体,国庆之前的订货会非常火爆,这家企业拿到了大量订单,国庆期间马不停蹄地加班来赶订单,然而国庆后原材料突然大幅涨价,这让不少纺织企业慌了神。

“要完成订单,必须得有原料库存,现在大家的存货都不多,因而到处抢棉纱、抢坯布,甚至抢上游的棉花。”

这意味着,国庆后短短十几天的棉价上涨,已经超过近半年的涨幅。在纱线上,受“金九银十”以及棉花价格带动,棉纱价格较节前上涨3000元/吨,高支纱60支价格较节前上涨4000元/吨。截至10月16日,C32S纱线价格达到21500元/吨,当天郑州商品交易所棉纱主力合约CY101收盘价格为21685元/吨,一周之内涨了820元。

截至10月15日,中国纱线库存指数报收7.6天,较一周前的21.5天直接砍掉了2/3,创下近3年新低。

需求边际改善,60年最冷寒冬来临?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产业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欣告诉媒体,纺织行业的涨价与下游市场的需求好转高度相关。

“这一方面与国内疫情控制形势好,消费复苏强劲有关,目前正是我们秋冬装上市的时间,企业都想抓住黄金时机出单;另一方面,虽然国际欧美市场二次爆发疫情的风险较高,但是印度、东南亚等具备纺织产业链的地区疫情风险也较高,这样使得一部分急需的海外圣诞旺季订单短期内转移到了国内。”

尤其是,9月份以来,印度多家大型出口型纺织企业因疫情无法保证正常交货,而欧美零售商为了确保感恩节、圣诞节销售季节供货不受冲击,纷纷将本来在印度生产的订单转移到中国来生产。多家纺织企业证实了这一点,他们大都接到了来自印度的采购订单或询价。

不过姜栋宇指出,国内市场的升温可能是原料涨价更重要的原因,她的工厂在订货会上接到的大都是国内市场的订单。这一方面是因为十一黄金周的消费情况让服装行业对“双十一”的信心恢复,积极备货,棉纱、氨纶等家纺、服装面料需求暴增。

另一方面,今年服装市场普遍存在冷冬的预期,这使的冬装销售火爆。近期价格上涨最明显的也多是德绒面料、摇粒绒、牛奶丝、胆布、T400、春亚纺等防寒服装面料。

辽宁宏丰印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莉楠告诉媒体,尽管中央气象局官方对此做了辟谣,但大量纺织企业却纷纷增加备货,更有大量游资开始炒作“冷冬”概念,“比如,很多人在炒棉花,说是今年新疆棉产量和质量不是特别好,货相对有限,像前些年炒大蒜一样快速炒高了棉花价格。”

订单回暖:原料价格上午涨完下午涨

伴随订单激增而来的是原材料价格的应声上涨。“纺织原材料FDY(全拉伸丝)和DTY(拉伸变形丝)的价格此前疫情期间降到了每公斤5、6元,现在又涨到每公斤7、8元。氨纶的价格往年波动也就在1%到2%,现在价格涨幅已经突破10%接近20%了。”上述企业负责人表示。

据中国棉花协会,截至10月20日,中国棉花价格指数(CCIndex3128B)为14923元/吨,比9月均价上涨2126元每吨,涨幅高达16%。

来自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也印证中国纺织业出口当前正在回暖。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李魁文近日表示,前三季度,纺织服装等7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2.59万亿元,增长5.4%。其中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出口8287.8亿元,增长37.5%。

据统计,8月当月,全国纺织品出口额147.2亿美元,同比增长47%;服装出口额162.1亿美元,同比增长3.2%,实现年内首次月度正增长。

记者从阿里巴巴国际站获悉的数据也显示,从5月份开始,中国面料及纺织原材料订单数增长超百分百;服装行业订单数同比增长200%以上,该行业订单在7月份实现3倍增长。

尽管目前纺织行业出口表现极好,但对于一些回流订单,纺织服装业内普遍判断是“应急订单”。

对于企业而言,产能扩张以后可能带来生产成本的提升,海外回流的订单是否具有延续性、企业是否存在产能过剩的风险,仍是行业必须深思熟虑的问题。

利润遭挤压,纺织企业进退两难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这样一轮波及众多品类的涨价潮,纺织产业链无论上游还是下游,企业似乎大都高兴不起来,反而大量企业忧虑重重,甚至苦不堪言。

“如果原料价格再上涨,那么,纺纱厂就会面对‘纺一吨纱就亏一千元’的尴尬局面,长此以往,有的工厂就只能关闭部分生产车间。”钟涛说。

主要从事印染的孙莉楠也为原材料的涨价而苦恼不已,她所在的企业正处于收缩之中,可能会减产,并控制接单,“我们买完坯布再去做印染,现在纱线、坯布都在大幅涨价,我们面临着成本上涨的问题,这部分上涨的成本想全部转移给消费者是很困难的,只能转移一部分,剩下的肯定要我们印染企业来承担。我们这个行业利润一直都很微薄,原材料涨价挤压了大部分利润,结汇时人民币再一升值,就什么都没了。不像服装企业,他们利润稍高些,可能还能扛得住。”

邢伟奇显然不能认同这一说法,“上游原材料价格太高了,但下游的面料、服装这块的价格活跃度远远比不上上游,棉纱、印染等成本一直在升高,加工厂非常难干。”

他指出,尽管近期市场有所回暖,但外贸市场远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好,他预计全年的订单将会比往年减少1/3。一位纺织服装行业人士指出,随着原料、棉纱布、面料价格的暴涨,纺织品服装出口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

她强调,往年此时也大都是行业旺季,从市场上看,根本不存在需求完全回暖、甚至供不应求的情况,上游行业的涨价并没带来纺织业的复苏,而只会层层挤压下游企业的利润。而近期国外疫情又再次收紧,人民币也在不断升值,纺织行业真正的复苏仍然任重而道远。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② 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③ 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名品乐购FASHIONABLE
  • 薇薇希女装
  • 渔女装
  • 猫人内衣
  • 欧林雅内衣
  • 小猪班纳童装
  • 红凯贝尔女装
  • 易缇秀内衣
  • 芝麻E柜女装
  • 查看更多>>
我们为您推荐了:

首页


搜索


分类


品牌


资讯